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韓國 實況 主,新手必看

老李一直愁眉不展,小珊了解到她女儿是因为胃病才来医院的,让他放宽心道:“你女儿如果是第一次犯胃病的话,以后多多调理,按我的经验来说,日后不会太严重,你放心吧。

  更何况,有我们医院在呢。

  ”老李看着急救室亮着的灯,不愿意相信她的话。

  女儿虽然是最近才跟他和好的,但自从丧偶后,女儿就是他的命了,万一出什么差池,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

  “你不要看这是急救室,你女儿在里面完全是因为现在门诊都下班了,医院晚上只有急救室开门,所以让你女儿进去抢救。

  ”女护士看出来他的担忧,开口解释道。

  这一说,让老李放宽心不少,虽然灯还亮着,但老李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

  “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多了。

  那么晚你还不去休息,还在这里陪着我,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老李从压抑的心情里走出来,关心女护士道。

  女护士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关系。

  她的目光,再次挪到了老李身上,看到了他已经湿透的背夹。

  “老李,我休息室有浴室,你要不要去洗个澡?”老李感到有些奇怪,他知道女护士是饥渴的,但是实在没想到她已经饥渴到这个地步了?主动邀请他去洗澡是怎么回事?把他直接给办了吗?老李眼神放光,到手的美色不要白不要,洗个澡万一洗出了什么特殊状况呢?“我正好也想洗个澡,走吧,你在前面带路。

  ”老李对小珊说道。

  小珊想到一个男人要去自己休息室洗澡,她突然又后悔了,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她以后还怎么走出去见人啊?而且,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眼见老李马上站了起来,背对着她,布入眼帘背后一片因为汗水浸透的阴影,又打消了她的顾忌。

  现在大热天的,去冲个凉有什么,而且看老李年纪和她年纪的差别,少说也隔了个二十岁,谁会往那方面去想呢?小珊突然开阔了,在前面带路:“但是我那里没有衣服换哦,你要穿现在的旧衣服才行。

  ”老李麻溜点了点头,生怕到手的鸭子又飞走了。

  进了小珊的休息室,老李这才发现,她的休息室其实是医院的宿舍!除了她以外,还有另外两张床铺,三张床并排铺在房间里,往里走就是浴室和洗手间了。

  床上面摆满了女生的用品,布娃娃排了一路,三张床铺都挂好了粉色蚊帐,一股子女孩子特有的香味弥漫在周围。

  老李离开校园生活二三十年了,期间也见过一次女生宿舍的美妙与温馨,这次突然重回宿舍,不管是学校的的还医院的,都让他心潮澎湃。

  鼻尖萦绕的香味,与他眼前现在所见到的美色,通通令他全身沸腾了起来。

  老李现在就巴不得朝穿着制服的小珊扑过去就好。

  小珊把地上的纸团给捡起来,扔进垃圾篓里,用小家碧玉的语气对老李道:“有点乱,你将就着一下呀。

  ”这种酥软的字眼传入老李耳朵,觉得自己要被统治了一样,春心荡漾了起来,对小珊言听计从。

  小珊穿着制服坐在床上,紧挨的双腿生怕春光乍泄似的,但这副画面给老李的感觉是,她正在安抚自己忐忑的心,给自己做做准备。

  老李咽了咽口水,想朝她直接扑过去,但是又怕自己身上的汗臭熏到她,还是忍住了冲动。

  “小珊美女,浴室在哪里?我要去洗个澡。

  ”老决定先洗个澡再说。

  小珊这才发现老李已经记住了自己的名字,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整个脸都一片通红了。

  她指了指后面的洗手间(俩性故事),示意老李赶紧过去。

  老李把上衣一脱,随便丢在地上,小珊惊叫一声捂住了眼睛,“老李,你,你怎么脱衣服啊。

  ”“洗澡啊,我去洗澡,小珊美女,你别误会。

  ”老李解释道,一边往小珊指的浴室位置走去。

  老李发现,浴室的门是虚掩着的,风一吹就开了,根本就锁不紧。

  小珊睁开眼睛,跟老李解释说:“那门坏了,我不会偷看你的,你洗就是了!”老李应了一声,打开花洒的按钮,暖意渐佳的水迅速冲洗过他全身,安抚他内心的躁动。

  滋滋的水声,更是令躺在床上的小珊坐不住了。

  长久以来宿舍就是她一个人,舍友都有男朋友,当然是去宾馆开房了。

  只有她,天天守着空房,即便有男朋友也见不到摸不着。

  但是,眼下不就是有一个男人吗?而且,他的身体好壮硕……“吱呀”一声,窗被风吹的胡乱作响,小珊从刚刚到想象中回过神来,拍了拍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窗户就在浴室走过去几步地方,她要去关的话,一定会路过老李。

  小珊只好作罢,但是胡乱拍打的窗户实在太烦人了,更何况,隔壁的宿舍万一还有人在睡觉呢?吵醒了她们,自己可就罪过了。

  小珊蛮心一横,蹑步走了过去,声音轻到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顺利关上了窗户,回来时,又路过浴室的门口,透过细小的门缝,小珊情不自禁地别过头去看了一眼。

  门缝里,只见老李把沐浴露擦在身上,一脸惬意地享受着沐浴露给他带来的温顺,手掌抚摸过全身,最后停到了小珊最期待看到的地方。

  小珊吞了吞口水,没想到老李身材那么好!这时,老李突然回过头来了,对着门口道:“小珊,是你吗?”小珊突然诈惊一下,整个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才发现到自己光明正大地在偷看,还被老李发现了,一时间窘迫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正当她手忙脚乱之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逐渐靠近,最后停在了她的门前。

  “咚咚咚!”脚步停下之后,就是一阵敲门声,在宿舍楼里显得非常突兀,小珊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都大半夜了,还怎么有人来找她?莫非是她带人来洗澡的事情被发现了?小珊不敢应声,而浴室内的老李,也听见了敲门声,急忙把身上泡沫冲干净,穿上衣服走了出来。

  小珊脸色通红,不敢抬头看老李。

  老李见小珊的难为情,安慰她道:“先别管这件事了,我相信你也只是不小心路过,我天生敏感,虽然发现了,但你又没看多少。

  小珊,你先看看外面是谁。

  ”小珊见有台阶下,急忙解释:“我刚刚是想去关窗户,真的是不小心路过。

  ”

医生建议再留院观察几日,我本来也准备拿那一万块‘零花钱’给老爹续交住院费,可老爹死活不同意非要出院不可,没办法,我只好陪他出院回家。

  家中一切都安顿好后,我又眯了会儿,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

  本来还想在家吃个晚饭,可随着手机铃声响起,我就知道这饭怕是吃不成了。

  果然,来电话的是羽婷,她问在哪。

  “我在老家。

  ”“老家是哪?”于是我跟她说了下。

  “那刚好,我顺路经过,带你回去,晚上陪我吃饭。

  ”“啊,又是那种聚会啊?”羽婷没有回答我,电话里直接传出了‘嘟嘟’的声响。

  晚上七点多,羽婷拉着我,直接停在了路边的一个烧烤摊位前,竟然真的只是吃饭。

  只是,我心有疑惑,“你都这么有钱了,就在路边撸串啊,不嫌掉身份?”羽婷看了我一眼,“张红舞都跟你说了?”张红舞倒是没说,但她那卡片上带着呢,羽婷的老爸是本市的隐形首富,别的不说,在京城三环内就有十几套房子,其家产可以想象。

  我没有说破,“张红舞大概说起过,只说你很有钱,是有身份的人。

  ”羽婷轻轻点头,随即我们找桌子坐下。

  “没什么身份,身份证有一张,相信你也有。

  真要说我比你强的一点,那就是我爹比你爹强些,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没准你我换个爹,你做的会比我好很多。

  ”我看得出来,羽婷说这些话的时候,精致的脸蛋儿上斥满了倦意,她仿佛很累,而且还有些失落,似乎什么事情令她不太满意。

  我问她有什么心事,她只说谈了个业务没谈下来,具体却没有多说。

  烤串上来后,我们各自撸串,也没怎么说话,主要是羽婷没什么心情。

  不过她今天穿着真的很美,白色的小西裤,搭配褶花的白色短袖衬衣,一副精明干练女强者的打扮,哪还有初次见面时那种妖艳的贵气。

  就在我们快要吃完的时候,我问道:“过会儿去哪?”羽婷似乎早就想好了,我刚开口她想都没想就给予了答案,“开房,做-爱。

  ”这么直接的答案,当时就呛得我无话可说,连送菜路过的小服务员都给吓了一跳。

  羽婷看了眼十八九岁的女服务员,“怎么,想一起,来个三人行?”女服务员当时就羞红着脸低头走了。

  别说那女服务员了,连我都有些尴尬的羞涩,这也太直接、太毫无避讳了,虽然我确实很想。

  不过就在这时候,路边突然有轰鸣的跑车声响起,引得路人倾目。

  跑车停在了羽婷车屁股后面,然后下来一个帅气的年轻人,头发撸的跟动画片里仙道彰似的,大高个,一身夏季休闲装,很酷。

  然后,这个很酷的帅哥就来到了我们桌前,直接勾起一个板凳,坐在了羽婷的身边。

  “婷婷,这些路边摊都是病死肉的,你怎么来这地方吃饭?”羽婷还没说话的,烤串老板不乐意了,他严重提出抗议。

  不过那帅哥一句话就给彻底怼的他了没了脾气,“给你一万块钱,把嘴闭上。

  ”烤串老板闭嘴了。

  然后那帅哥继续跟羽婷啰嗦着,叨叨叨、叨叨叨,好像个嘴碎的老娘们,很烦人。

  啰嗦了半天,羽婷一句话没搭理他,直接抬头望向我,“亲爱的,我吃好了,咱们开房去。

  ”然后,羽婷主动拉着我的手,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我肩上,显得特别温柔,特别有爱。

  只是这爱没来得及继续,就被帅哥给挡住了。

  “你是谁,敢抢我郑昊的女人,在这座城市,谁不认识我郑日天!”郑昊郑日天的目光在我身上扫量着,眼神中斥满鄙夷,如同贵妇途经乞丐身旁。

  然后我就举起了手,“我,我不认识你。

  ”郑昊刚要说什么,我旁边的羽婷开口了,“郑昊,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跟我拉上一点关系,我就调转枪口对付你们郑家,别整天三岁生孩子没个B数,要不是和你爸有合作关系,我特么才懒得理你,滚一边去!”郑昊大为吃瘪,可事实证明羽婷说的是对的,他真的只能滚到一边。

  不过在滚到一边的时候,他伸手指向了我,“你就是个靠女人吃饭的软蛋,没有半点本事,有能耐跟老子玩点刺激的、属于男人的游戏!”然后,他就走了,驾车扬长而去。

  我不懂他们这些贵族圈子的游戏规则,遂转头望向羽婷,“他什么意思,怎么屁蹦一半就跑了,这还兴愣憋回去的?”羽婷解释道:“这就是圈子里的规矩,话撂下,人离开,你不去就是认怂。

  ”我一头雾水,“好歹给我解释下什么(豁达大度)游戏啊?”羽婷看起来也没解释的意思,我再三追问,直至上车后她才给我解答,“飚车。

  ”“飚车?我他么有自行的,他跟我飚吗?!”说实话,开车我不会,我们村里连拖拉机算上都凑不齐十辆车,我学驾照,我有病啊?!羽婷听见我要跟他飚自行车,当即就笑了,笑的很灿烂,一扫脸上阴霾。

  “我就感觉跟你在一起心情会好点,果然没错。

  ”羽婷启动车子,然后载着我离开。

  我问她去哪,她说去酒店开房。

  “去郑昊在的地方。

  ”羽婷微愣,“你真要跟他飚车?据我所知,你连车都没有,我倒是可以把车借你,但是这游戏是不准借车的。

  ”“我借什么车,我连方向盘都没摸过,不会开车。

  ”“那你去做什么?”“废话,我是个男人,纵然现在做了鸭-子,那我也是只有尊严的鸭-子。

  连一百万我都不收,我能让他一句话给我憋成软蛋?”我坚持,羽婷也就没再说什么,直接载着我赶往他们这个圈子经常飚车的地方。

  那是一条盘山路,是几个富二代们联手出资建立的,对外宣称让大山里的人们过上富裕的生活,但实际上,他们的本心只是开条偏僻的道路,以供晚上他们飚车而已。

  一个多小时后,羽婷带我来到了他们飚车的地方。

  这时候,山路已经封闭,唯有他们那十几辆车在,而且都是各式各样的豪华跑车,我也不认识,反正看起来都挺豪气,就是车标有点奇怪,有的是马,有的是牛,竟然还有拿粪叉子当车标的。

  郑昊站坐在他的车头,见我来到后,脸上挂满了嗤笑,“不错,最起码还没怂到连来都不敢来。

  只是我想知道,你想怎么跟我跑,用你那两条腿跟我四个轮子跑吗?”他的话,引得周围一众帅哥靓妹放声大笑,肆无忌惮,看我就像是在看个傻子。

  我直接说道:“我不会开车,所以你的游戏我玩不了。

  ”郑昊大疑惑道:“那你来这是为了亲口向我认怂呗,以表诚意?”他的话,让周围众人笑的更厉害了。

  “郑昊,你……”羽婷刚要说什么,我就拉住了她的小手,阻止了她的开口。

  “我们村里的规矩,男人办事,女人不许插嘴。

  ”我的话刚出口,周围众人就懵壁了,包括郑昊在内。

  当然,更让他们懵壁的是,羽婷竟默默点头,然后退回了半步,当真做到不插嘴。

  我没搭理他们,直接跟郑昊挑明,“地点你定的,游戏规则也该我定。

  我不是你们这些贵族圈子里的人,所以你们的规则也不适合我。

  不过既然你想玩点刺激的、认为是男人该玩的游戏,那我可以满足你。

  ”说完,我扫量四周,旁边有个高台,离地足有十米高,应该是他们晚上登上去看赛车所用的瞭望台。

  于是,我伸手指向了那个台子,“我是乡下来的,我们那真正属于男人的游戏很简单,就那个台子,咱俩一起跳下去,谁断腿谁倒霉。

  ”我都不看郑昊一眼,直接就走向了那个台子。

  羽婷在身后拉我,我送给她一个笑容,然后就爬上了台子,在边缘处遥指下方的郑昊。

  “你他么是不是个爷们,痛快点,不行就赶紧蹲下尿尿!”不就是怼人么,怼呗,看我怼不死你!郑昊上来了,他做的啥心理斗争又或是咋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是上来了。

  他上来后语气很平静,但眼神中显露出的怯懦我在村里见多了,“怎么跳。

  ”“照我样跳就行,我先跳,你随后,还是那句话,谁断腿谁倒霉,你如果不敢的话,那就在这蹲着尿一泡,给你那圈子里的朋友们都看看。

  ”郑昊一分钟没说话,但最终还是点头了。

  台上很多人见证,下面羽婷等人也在,亲眼见证着,我也不怕他耍赖,于是翻身站到了台子上一米多高的护栏上。

  现在这距离,就等于离地十一米还要多些。

  夜风吹拂,大为凉爽,我低头望着下方仰望的羽婷,“我要是赢了这怂,想当着他们的面亲你一口,行不行?”羽婷沉默了片刻,随即道:“如果你现在下来,我立刻跟你去开房。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条件。

  可惜,我不想答应!纵身一跃,身边风声呼啸,我竭力将自己的身体呈现趴伏状态,这让下面的人惊声尖叫。

  我知道他们在叫什么,他们肯定认为,我这种姿势落地,指定他么的得摔死。

  但他们却不知道我在看着身后的那根支撑瞭望台的支架。

  在还有大概两米左右的距离时,我狠狠蹬了那支架一脚,与此同时整个人蜷缩起来,双头护头掌心向外。

  下一瞬,在即将落地的刹那,我整个人就骨碌碌的撞地翻滚,虽然那冲击力让我有些不适,但九成的撞击力度都在翻滚中被卸掉,根本没有受到多大影响,更别提伤害了。

  一个漂亮的站身,结果惯性的力量,我整个人直接就站定在地。

  用羽婷事后的话说,就跟看电影那些特技演员似的。

  迈步来到懵眼的羽婷近前,我直接托起了她的双颊,对着她那张性感的小嘴就是狠狠一顿亲吻,随即更是把之前从狄青彤那学来的舌吻用在了她的嘴中。

  虽然生涩,但确实很过瘾,那张小嘴,那条香舌,让我沉醉,让我迷恋。

  随后的下一瞬,我就迎来了羽婷的一巴掌,那一巴掌,直扇的我眼冒金星,对我的影响比刚才从瞭望台上跳下来似乎都要大。

  “你疯了,那是十米多的台子,万一你摔死怎么办!!!”羽婷很愤怒,她几乎是吼出来的,但这种愤怒的咆哮,却让我感到心暖。

  于是我握住了她的手,俯首在她耳边说道:“虽然我只是只鸭-子,虽然我不知道可以在你身边待多久,但哪怕只待一分钟,我也不想让别人对你指指点点,说你羽婷身边的男人是个软蛋怂包!”羽婷愣怔,显然她想不到我的出发点竟然是为了她,然后,她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双手张开,完全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

  最终,她无处安放的双手托住了我的面颊,狠狠的亲吻我,几尽疯狂。

  许久许久,她在停止这激吻,一头扎进我怀中,“谢谢。

  ”她的娇躯,很温暖,我很享受,但我并没有因此而忘记站在瞭望台上的郑昊。

  将羽婷搂在怀中,我抬臂遥指郑日天,“像个爷们一样的跳下来,或者像个娘们一样给老子蹲下,尿!!!”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安德柜台上的物品吸引道了。

  圣僧我要吃了你安,不…要走,不要走……瞳瞳眼里露出哀求的眼神。

  对我的称呼从刚刚的夏岚变成了现在的夏岚同学。

  嘛,姑且是和好了吧,不过接下来的日子似乎要麻烦许多。

  太粗进不去怎么办唉?晶山匀望愣了。

  那个,你昨晚,是不是没做安全措施?叶真咬了咬唇,鼓起勇气问出口,实在是冰冰的例子就在眼前,她不能抱有侥幸的心理。

  混蛋……去死吧!我去,我可不想少年秃顶,大哥你少揉两下吧!圣僧我要吃了你觉得完全没有任何的道理,但是现在还是赢下比赛先吧。

  不过……大嫂,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黄微弱弱的说。

  我试试看吧,做不出来你不许笑话我。

  圣僧我要吃了你艾灵莎眼看魔王之剑慢慢地听了下来,便浮空来到了这把剑的边上,仔细的看起这把(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象征着魔界最强战力的剑。

  说罢,克里斯蒂娜看着面前的白零,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

  袁明,可不要骚扰我们心怡哦,她只是请教你题目罢了,并不是喜欢你,明白不?我无语的捂住脸,然后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最后我承认错了,她说的对。

  接下来他们就出现两个队人马了,分别是星期天,和星期三,当时他们讨论得很是激烈,似乎没一场讨论会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家就是这样的。

  你卢阿姨做饭可好吃了。

  太粗进不去怎么办拿名次?你不是说只是要在学校表演?简云晰停下手上的事,转过身问。

  仅仅只有10岁的他因为她心跳加快,不仅仅是因为她身上好闻的香味,还有她温柔的眼神。

  圣僧我要吃了你这个话我记下了哈。

  乐风言:能不能轻一点。

  出了医院,对面的马路上鲜血痕迹已经被清理干净。

  我想........我可能不能把房子租给你们了。

  哦对,是神仙姐姐唆使的。

  十年前,华夏国已经改成一夫多妻制了啊。

  好啦,我先回去啦,你路上小心一点,回去之后给我发消息。

  泥垢了!你当你是老妈啊!姑且这么想着,我咽了一口唾沫,缓步踏进了这道被漆黑之色所填满,犹如一头巨兽的大嘴的教学楼门。

  

  我和丈夫大学同学,均在普通工薪家庭长大。

  大学毕业后,我们原本可以回到各自家乡拥有大家所谓的‘正式工&quo;,但是,我们都不想回去(我家在某县城,丈夫家则在某乡镇),于是,选择在上学城市打拼。

    有次,我们竟然逛街时偶遇,至此,开始了频繁的联系,并最终成为爱人。

    婚后,我们的生活唯一改变的是:推掉了丈夫租的房子,丈夫拎行李住进了我租的房子里。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期间我们体会了贫贱夫妻百事衰的尴尬。

    期间丈夫和(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朋友合开了公司,效益比想象中乐观很多。

  近几年,他们几个更是分别开了公司,我们也住进了高档小区,有了车子。

    原本以为,我们的婚姻将从此开启幸福模式,但是,我真没从殷实的物质生活中感到幸福,我甚至有时会诅咒丈夫公司早点倒闭,一切都源于丈夫有钱后变坏了,而且婚外情人不止一个。

  丈夫以权谋私一年换六个秘书  其实,丈夫做的那些龌龊事,我原本不应该知道的,但是,丈夫遇到了一个爽快上床,但不愿下床的小三,是那女找我我家,我才得知丈夫背叛了我。

    小三告诉我,她是我丈夫近一年来第六个情人皆秘书。

    最近,此小三面临被丈夫辞退窘境,而小三不想离开我丈夫,哭求无用后,便是祸害。

    看着丈夫欠下的风流债,我哭了好几个晚上。

  尽管我知道丈夫不会为其她女人和我离婚,尽管我知道他频繁换床伴只是寻找刺激,但我就是不爽。

    我现在脑海里最强烈的想法:我也想分别找六个男人婚外情,我又知道那叫玩火。

    我该怎样去平衡我的心态?  回复博友:  丈夫有钱变坏后通常会有这样几种结局:  第一种情况:和丈夫激烈争吵之后,选择原谅,或丈夫从此将不再出轨,或还会出轨。

    第二种情况:丈夫找过几个情妇,自己也找几个情夫,双方拿完整婚姻做遮羞布,各自在婚外猎色。

  当然,并非所有的男人都能这么大肚,其中就有一些男人秉承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心态,一旦发现老婆出轨,离婚没商量。

  丈夫以权谋私一年换六个秘书  第三种情况:因为不愿忍受丈夫的背叛,最终和丈夫离婚。

    第四种情况:丈夫被小三魅惑,执意和老婆离婚。

    出轨已经是婚姻中的冲动行为了,后出轨时期,就应该持冷静态度。

    人终究是自私的,所以,此时,你需要考虑一下你未来生活走向:你是打算离婚呢,还是打算继续过日子?  如果打算离婚,那么,就做好和丈夫翻脸的准备,因为你丈夫公司的财产,你需要分割一半。

    如果打算继续过日子,那么,就做好原谅的心理建设,而不是用出轨报复出轨。

    关于出轨男人,会在出轨后近几年被世人唾骂,但又会因为时间的流失,让大家淡忘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在别人心中真的没那么重要。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尝试着释怀,最坏的打算将是你丈夫觉得你得势不饶人,最终放弃这段婚姻。

  到那时,你觉得你丈夫不会再续弦?当他和续弦对象再经营一段幸福的婚姻时,还有几个人会可怜你这个大家口中的‘前妻&quo;?丈夫以权谋私一年换六个秘书  反之,假如你事业比你丈夫成功;假如你不稀罕你丈夫的钱,不愿忍辱的离开其实也是一条出路。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2170.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7048.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2099.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4574.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6185.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1222.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5384.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