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 網,新手必看

用膳时间向来是各坛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时候,虽不至於热热闹闹笑语震天,交情好的(3p经历)师兄弟师姐妹还是坐到一起聊上几句的,这时候通常一目了然谁与谁亲近、谁与谁交恶的小是小非,各坛有各坛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独北坛的师兄弟二人清静简单一如往常。

  「大师兄。

  」见是顾长歌那道仙白身影飘袂而入,早早到了饭堂的其余三坛弟子不敢怠慢,恭声唤道。

  顾长歌身後跟着一个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动一敛间掩不住盛气轻狂,见了人也不吭一声,虽脸色因浑身倦乏而敛去了一身不羁,偏生那与生俱来的傲气怎麽抑压也无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爱不来,若谁不信邪同他开口讲话更准要气得磨牙。

  自家师弟不会叫人,顾长歌倒没有说什麽,或许这也是纵容得尉迟律成了如今这个样子的元凶,但显然顾长歌对自家师弟的要求已经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迟律在回话时恭恭谨谨不嘲不讽,自己便要觉得满意了,偶尔也会觉得,自己身为大师兄却教出如此不守规矩的师弟实是有那麽些许失败。

  饭堂中央是几排长长的木桌,四坛弟子分坐於两侧,由低阶弟子将膳食分派,一荤一素一汤,尉迟律正值发育年间,怎麽吃也吃不饱,总是要顾长歌开声阻止他继续添米饭的举动方肯罢休。

  膳後,顾长歌正偕着他家师弟离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师兄,杜长老有找。

  」顾长歌微怔,认得这位前来通报的弟子确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书僮,只恩师甚少在这个时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麽要紧事。

  「我这就随你过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练吧。

  」顾长歌应道,不忘侧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声。

  「师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个儿先自习片刻,过後我会再仔细教你一遍。

  」说完,便随着那书僮去了。

  尉迟律正要抗议,偏偏想不出抗议的理由,那只不过是对师兄随便就抛下自己的不满,哪能堂而皇之地说出口,当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脸,悻悻然目送顾长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发。

  算了,自己练就自己练。

  他用了三年时光学成雪月峰剑法的第一重,比寻常弟子快了那麽一两年,半是顾长歌悉心教导的功劳,半是自己凭着天姿悟性不辞辛苦的勤练,如今终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许得意兴奋,好像自己到达了一个里程碑,离他家师兄隐约又近了那麽一点。

  午後习练的地方不受规限,看修习的是什麽,一般而言,剑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迟律自身偏好弄剑,独自一人时爱在中庭外的雪地独练,现下正是着手学习第二重第一式的剑法的好机会。

  雪月峰第二重剑法、逍遥九剑。

  他兴冲冲地提剑演习了一会,身後冷不防地响起了一名南坛师兄的叫唤。

  「小师弟,怎不见你家大师兄?你们平常两个不是形影不离的麽?」严略难得见尉迟律身边没有顾长歌的身影,实在是太习惯这两位同时出现,现下只见其一就怎麽看怎麽怪。

  「师兄被师父叫去啦。

  」尉迟律心不在焉地懒懒回道,手里仍在专心地挥动着他的长剑。

  「嘿,既然你家师兄现下没空理你,不如跟我较量一回,让我瞧瞧,大师兄亲手教出来的小师弟,又进步到什麽程度去了。

  」这南坛的严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过眼尉迟律那种好似谁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虽不至於讨厌上对方而找他的茬,但见到这种态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对方的锐气,况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从比武切磋的过程也能精进自身武艺,因此师长们只眼开只眼闭,只要不见血都随弟子去。

  「不好,师兄快回了。

  」尉迟律想也不想就拒绝。

  「反正大师兄现下也大概没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门碰见杜长老带了个女孩回来,估计你们北坛要多一位小师妹啦。

  大师兄这会被杜长老叫去,大概也是为了这事吧。

  」尉迟律明显一怔,好似霎时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皱紧了眉。

  须臾,脚步急起,像是焦赶着去何处。

  「小师弟,我今天可不会放过你,接我一招再说!」严略在後头追了上来,一边叫着,长剑自剑鞘抽刮出尖脆声响,在午後的雪月峰异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泼挑衅,换作是平日尉迟律自当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赶去恩师那里看个清楚,心思未曾放在这较量切磋上头。

  恍惚沉吟之际,没料到严略突然提剑而至,尉迟律霎时间没有防备,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迟律吃痛怒瞪,怒气霍地涌上。

  「呃、小师弟,你没事吧?你干麽不闪不避?不就说了要过几招而已,你小气什麽?!」严略显然没想到对方竟不出招,现下见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陈瑶这才感觉到那汹涌的尿意,又是一阵脸红,点了点头,羞涩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对不起,我刚才……”陈瑶勉强压下内心深处的悸动,红着脸向刘丰道歉。

  “没关系,我能理解!”陈瑶点了点头几乎是落荒而逃的钻进了卫生间,对于刘丰的那句我理解,有些不太能理解。

  他理解什么?理解自己想要?还是理解她长期得不到满足?上完厕所之后,陈瑶才发现内内上有些痕迹,应该是昨天晚上留下了,顿时又是一阵脸红,心想着,难道是自己长期得不到满足,所以才会有这么尴尬的事情发生?此刻,她的脸又红又烫的,这样出去根本就不能面对刘丰,于是便打开了淋浴,想要冲个热水澡。

  闭上眼睛,温热的水从从她的身上留下,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有了一些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尤其是只要她一想到门外就是刘丰,还有之前看到的画面,就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想着卫生间里也没有人,之前她进来的时候将门也反锁了,于是一咬牙,便下定了决心,将手伸了过去……一开始她还能忍住不发出声音,但到了最后,她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终于叫了出来,让她彻底得到了释放……刘丰坐在沙发上抽烟,久等不到陈瑶出来,后来又传出了水流的声音,便也没有在乎,可到了后来,那种旖旎的,带着压抑的声音突然出现,让刘丰也不由得一怔,嘴里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能够感觉到,陈瑶其实心中是非常渴望的,这种渴望是长久得不到满足导致,一个女人长时间得到满足是压制不住的?一旦这种渴望压抑到没办法压抑的时候,那自己就有机会了。

  陈瑶出来后,双颊透着不自然的红晕,有些心虚的不敢对上刘丰的目光。

  “没事的话,那我们就去公司吧!”早就过了上班时间了,陈瑶现在是刘丰的私人助理,迟到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

  “嗯!”陈瑶弱弱的说了一句,小裤裤刚才被她洗过了,用吹风机简单的吹了一下,因为害怕刘丰多想,也没有吹干,穿着有点难受……看到陈瑶走路的时候有些异样,刘丰只以为刚才太过激烈了,也就没有多想,带着陈瑶到了公司。

  陈瑶害羞,不愿意跟刘丰一起去公司,便等到刘丰离开之后,她才匆匆朝着公司走去。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前台喊她。

  “陈瑶,你怎么才来,有人找你……”顺着前台所指的方向,陈瑶看了过去,一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焦急等待她的薛大强。

  陈瑶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了……薛大强一脸着急,看到陈瑶来了之后,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眼看着就要质问了。

  陈瑶急了,因为自己家婆婆去世的早,所以她公公是个暴脾气,担心他在公司发脾气,毕竟周围这么多同事看着呢,她昨天才升职加薪,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妒忌呢,现在那些人巴不得看她笑话呢。

  “爸,你怎么来了?”陈瑶急忙跑过去,然后满脸的歉意,这让薛大强内心深处的那股怒火稍微熄灭了一点。

  “爸,到我办公室坐坐吧!”没等到薛大强说话,陈瑶就拉着薛大强去了她办公室。

  成为董事长私人助理之后,陈瑶有了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就在刘丰办公室的隔壁。

  一进门,薛大强立刻冲着陈瑶大声说道:“你昨天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回家,给你打电话也不回?”陈瑶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出门,并没有跟薛大强说。

  急忙拿出电话,发现电话早就关机了。

  “爸,对不起,昨晚我闺蜜叫我出去坐坐,结果喝多了酒,就跟闺蜜住在一起了,手机没电关机了,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

  ”陈瑶的解释并没有让薛大强相信,薛大强的情绪依然很大。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是不是觉得我儿子死了,你就可以在外面跟野男人鬼混了?”薛大强愤怒对着陈瑶吼道,陈瑶委屈的不行,自己三年来尽心尽力的照顾他,不成想却换来的是无尽的猜疑,眼泪吧嗒吧嗒就落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薛大强冲着陈瑶说:“哼,你先去开门。

  ”陈瑶长出了一口气,急忙朝着门口走去,打开后发现是刘丰的另外一个秘书。

  “陈小姐,刘总昨晚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是另外一位小姐接的,他让你联系的客户联系了没有?”陈瑶听到人家这么说,便知道是刘丰故意安排,说给薛大强听的。

  急忙有些抱歉的说:“对不起,我这就联系,昨晚喝多了酒,手机关机了!”“行,那你忙吧,这件事可不要耽搁,挺着急的!”说完之后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薛大强,也没有进来,直接转身离开了……陈瑶关上门,也没有时间去想刘丰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再次转身看向薛大强的时候,薛大强的脸色明显好看多了,甚至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后悔跟愧疚。

  “爸,你听到了吧,我昨晚的确跟闺蜜在一起!”“对不起,瑶瑶,我错了,我也是担心你,所以才这么着急,希望你能理解我。

  ”陈瑶心里有些烦躁,跟公公住在一起四年多了,薛大强除了多疑之外,对陈瑶是真的很关心,陈瑶想到刚出发生的事情,一开始还挺生气的,可想想,也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毕竟自己有错在先。

  “瑶瑶,你赶紧上班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薛大强见陈瑶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开口离开。

  陈瑶便送薛大强离开。

  回来时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刘丰的办公室传来了声音。

  “陈瑶吗?你进来一趟。

  ”陈瑶脸上的潮红还没有散去,稍微犹豫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宽大的办公室里,刘丰正坐在老板椅上看资料,那垂下头认真的样子,有着一种属于成功者独特的味道,让陈瑶莫名的想要多看两眼。

  “你公公走了?”突然刘丰抬起头,陈瑶来不及收回自己的目光,显得有些羞涩。

  陈瑶不知道的是,她的办公室早就被刘丰安装了摄像头,刚才发生的一切刘丰都看到了,这也是刘丰能够及时出现给她解围的原因。

  “嗯,刚才,谢谢您!”陈瑶急忙低头,红着脸对刘丰说。

  “你过来!”刘丰勾勾手让陈瑶过去,陈瑶顿时心跳加速,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自己的脚步,越是靠近刘丰,独属于刘丰身上的那种味道就越明显,是一种香水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很好闻。

  “抬起头来!”陈瑶心跳急促起来,刘丰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了,高大挺拔的身材逼近了她,让她的脸更红了,那种逼人的气势,却让她不能拒绝,只能抬起头对上了刘丰的目光。

  在陈瑶的注视中,刘丰缓缓的抬起手,眼看着就要摸到陈瑶的精致的脸蛋时,陈瑶瞬间反应过来,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老板,我……”陈瑶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怎么了?你的脸上沾了口红,我只是想帮你擦擦,若是觉得不方便的话,你自己擦吧!”陈瑶这才发现,刘丰的手里拿着一张纸巾。

  这个乌龙有些大了,陈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对,对不起,姐……老板,我……”刘丰挥挥手让陈瑶不要说,指着一边的镜子让陈瑶自己擦干净。

  站在镜子面前,陈瑶这才发现自己早上太着急了,口红没涂好。

  看到这一幕,陈瑶羞得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刘丰了,心里尴尬的不行。

  “怎么,你公公嫌你昨晚没有回去,怪罪你了?”刘丰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于是便没有再去提刚才的事情,有些关心的问了起来。

  “也没有,他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来问问情况。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毕竟是她跟薛大强之间的事情,不方便跟刘丰说,虽然刘丰是自己的姐夫。

  “没事就好,有什么事跟我说,毕竟我是你姐夫,我还以为给你带来麻烦呢,若是这样的话,我会愧疚的!”刘丰走到陈瑶的后面,逼隘的空间,陈瑶甚至能够感觉到刘丰身体的温度,虽然刘丰没有动,但她莫名的却有一种被刘丰拥入怀里的感觉,心跳都变得急促起来。

  看着陈瑶羞红的小脸,刘丰既没有出手,也没有(玉米地做爰全过程)离开,就这么对着镜子,看着陈瑶无所适从的样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我怕你会误会。

  ”刘丰突然开口,反而让陈瑶放松了不少。

  “老板您说吧,我听着呢。

  ”陈瑶红着脸将妆容整理好,这才敢对上刘丰的目光。

  “虽然你们公公和儿媳的关系,但你公公对你的态度似乎有些太严苛了一些,毕竟,你也要需要一些自由的空间,事无巨细的管着,也会让人厌倦的。

  ”刘丰的这番话让陈瑶也变得严肃起来,可不是这样,虽然她明明知道薛大强很是关心她,对她也不错,可每一次薛大强因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她争吵,她还是很生气。

  “或许过段时间他就会变好了吧,我公公最近在公司遇到一点事情,他看中的一个项目被他们老板交给了别人,所以这段时间他的心情不好。

  ”陈瑶明白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只是客观的将原因分析了一下。

  刘丰在花丛中浪迹这么多年了,自然明白陈瑶的心思,她是在维护自家公公,对于刘丰来说,一个需要老婆维护的男人,绝对不是什么成功的男人。

  现在问题已经被他提出来了,就应该适可而止,若是一味地让陈瑶对她公公产生反感的话,不仅不会达到目的,还会让陈瑶对他产生排斥。

  “什么项目,你能跟我详细说说吗?”刘丰突然转换话题,陈瑶也没有多想,毕竟是自己的姐夫,反正是自己家公公的公司,于是便直接说了出来。

  当刘丰得知薛大强看中的那个项目在外地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准备,若是薛大强拿下那个项目的话,意味着他不就要去外地出差了?那自己是不是跟陈瑶就有了更多的机会了?“哦,原来这样的啊,或许这件事情上我可以帮忙解决!”陈瑶吃惊地看向刘丰,不明白刘丰这话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样的,听你说起你公公的公司名称,我想起来他们公司的老板是我的一个朋友,若是我帮他说句话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

  ”“真的?”陈瑶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可很快,她又开始为难了。

  “可是,姐夫,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看着陈瑶有些纠结的神情,刘丰的心莫名的动了一下,伸出手在陈瑶的秀发上摸了一下,笑着说:“放心好了,这点小事,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说你公公真的有能力,就是是没有能力,我也会帮你的,我跟我那朋友关系还不错的。

  ”额头上传来的温度,以及被男人宠溺的感觉,让陈瑶心底一动,心跳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谢谢姐夫!”陈瑶红着脸看了一眼刘丰,羞涩的点了点头,那含羞待放的样子,更是让刘丰心动,当即给薛大强的老板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件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关系,人脉真是个好东西,这在以前,陈瑶是想都不想敢的,现在却被刘丰轻而易举的做到了,看到刘丰周身散发着一股成功人士独有的魅力,陈瑶莫名的就将他跟自己的死鬼老公相比,然后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死鬼老公不管是哪一点,都比不过刘丰……刘丰将陈瑶内心深处的纠结看在眼里,却没有点破。

  “姐夫,真是太谢谢您了,这样吧,我明天请您吃饭好吗?”陈瑶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太多,急忙红着脸暂停了那些想法,抬起头对上刘丰的目光。

  那晶莹的目光如同夜空中闪亮的星,精致的五官虽然被她擦去了妆容,可脸蛋依然红扑扑的,就好像诱人的苹果,让刘丰下意识的想要去咬一口。

  “吃饭就算了,要是你觉得过意不去,可以陪我一天吗?”刘丰的话刚说完,陈瑶的心跳就好像停止了,一动不动的看着刘丰,不明白刘丰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应该答应还是拒绝。

  “你不要误会,这不是你姐没在嘛?之前我跟你姐就已经订好计划了,一起出去玩儿,你若是觉得不方便就算了。

  ”

施完肥,洗了把手,张大头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边,这一闲下来花花肠子就跟着起来。

  脑海里李桂兰和刘翠儿的身影交替出现,要说两个人他都抱过捏过,李桂兰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刘翠儿也不是没有优点的。

  她骚啊,手段儿可懂得撩人,张大头可是深有体会。

  而且还差点就吃上了,对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过一想起李桂兰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离观摩过,又趁按摩时丈量过手感。

  那感觉……确实没得说,单单是这一个背影就及得上刘翠儿了。

  正举起两只手把两人作比较呢,棚子的油毡一下被掀开,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钻了进来。

  张大头眼睛一亮,“咦,翠儿婶,咋这会儿过来呢?”心里却是不由暗笑,就猜这婆娘铁定会为了王梅梅的事过来。

  不说别的,她为了跟自己整那事儿,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这个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来,哪会肯让王梅梅这臭丫头坏了自己的好事。

  刘翠儿却是往他身上一凑:“哪有给婶儿干活不给饭吃的道理,那丫头不懂事,被我给训了一顿,瞧给你带腊肉来了,还热着哩,快吃吧!”边说,边把那竹篮子给放下来,里边的大碗掀开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阵腊肉的香味儿。

  张大头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这还有啥好说的,你家那丫头眼光可高着哩,俺还是不伺候了,这活儿你还是找别人干吧。

  ”“可别……”刘翠儿一听顿时就有些慌了,就她给的那点儿钱其实还是少了的,要是请两个人干上个几天,钱翻几倍不止,还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头屁事不懂,净瞎搞,嫌钱少婶儿给你再补上,可千尤别摞担子。

  ”“咱谁跟谁,钱的事还好说”张大头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闺女说得就跟像是给我施舍一样,俺张大(俩性故事)头虽然穷,可也是靠自己力气吃饭的,到哪儿不能干,凭啥让她作贱,就凭这俩钱?”“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担待着点儿”刘翠儿却是把胸一挺就贴在张大头身上,“这不,婶儿一听说这事,不就立即切了腊肉来给你送饭补偿来了。

  ”张大头感受着两团贴过来的水球,心说你这补偿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这会儿晚上还要跟李桂兰约会呢,却是不再急着吃这婆娘。

  瞧他这无动于衷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刘翠儿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钱就有人干,可是她活这么大,就见了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家伙。

  睁着眼睛都是这号玩意儿的影子,却又能到哪里去再找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样了,还要不要通了?特别这几回的接触,又摸又亲的,最是直观地体验过这号宝贝的特异之处。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头闯出来的祸,女儿不懂事,自然得自己这个做娘的给补上喽。

  当下直接伸手就扒拉着,拿过水瓶往上一浇,搓了搓也顾不上气味儿,张嘴就趴了上去。

  哦……张大头正被她搓得有点儿受不了,突然被这么一下袭击,正个都缩了一下,“婶儿,你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会儿,刘翠儿才抬起眼儿:“这是给梅梅赔罪的,这下你可满意了吧。

  ”张大头朝着小头努了努嘴,“哼,摊上这么个闺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赔哩!”刘翠儿却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递到面前,“快点儿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说着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头去。

  “呼……呼,还行……不错,这腊肉就是够劲儿……咝……”张大头边吃边看着刘翠儿也在低头吃,没想到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点儿芥蒂也就烟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刘翠儿这婆娘这么卖力赔礼,看来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间去赔礼道歉。

  还没等张大头将最后一块肉给咽下,刘翠儿倒是先吃完了,她捂着嘴将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边上儿吐了一口粘糊糊的东西,这才扭着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边的张大头则是一下瘫在了床上,这一顿吃得,就别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还想拉着刘翠儿把之前没干完的事干完,她却急着回去,这趟是专门出来给他送饭赔礼道歉的,可不能出来太久了。

  一想到她这趟专门跑出来给自己补偿,张大头这会儿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还有李桂兰咧。

  反正瞧这婆娘已经飞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这一时半会,或许就跟老王头说的一样,对付婆娘就像钓鱼一样,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东西。

  张大头嘴上哼着小曲儿,躺在这张小床上休息了会儿,这才又爬起来继续收麦子。

  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车把麦子给推回去晒场上,都已经是九点钟了。

  这会儿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静,许多屋子里都熄了灯,他耳朵尖,不时能听到压抑的哼哼唧唧的声音。

  一听就知道是不正经的事儿,不过接下来自己也该去做点儿不正经的事了……来到李桂兰家的时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经睡下去了。

  这下他就傻眼儿,这黑灯瞎火的,难道悄悄摸进去,可这样会不会被当成贼了。

  李桂兰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几个兄弟挨在一起的,还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墙壁隔着。

  这一嗓子喊出声,还不炸了窝去。

  这会儿李桂兰家虽然黑了灯,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还有一户亮着,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确认没人之后这才悄悄接近门口。

  然而沿着墙围绕了半圈,来到后边的窗户上,张大头可是知道这窗户里面就是李桂兰睡的房间。

  用手在窗户上轻轻敲了两下,里面就传来了一点儿动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这才退后两步躲在墙角下边。

  房间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窗户轻轻被推开一道缝隙,一张俏脸儿就出现在上边。

  可不正是李桂兰是谁,这会儿正一脸谨慎地四处张望呢,瞧这模样儿莫不是怕鬼。

  “谁?”李桂兰压着声音问。

  “嫂子,是我张大头!”张大头从墙里站起来。

  李桂兰明显瞳孔一缩,然后拍打着胸脯有些慌乱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还来这儿干嘛?”当然是来找你干点儿不正经的事咯,不过根据张大头的了解,李桂兰可不是像刘翠儿那样的骚娘们。

  心里头保守着呢,可千万不能吓着她,得一步一步来。

  就像老王头说的,叫循循善诱,“我是来拿衣服的啊,顺便来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说累了,顺便在这儿休息一下。

  窗户里边的李桂兰隔了好几秒才出声,“衣服我还没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给你送过去,现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还是赶紧休息吧。

  ”说完好像就离开了窗户,张大头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临头就怂了呢。

  这可怎么办,总不能硬来吧,靠!这不玩儿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没和刘翠儿干上,专门留着晚上用的,你这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张大头心里全是不甘,脑子里胡思乱想,站了好一会儿身子都没有动一下。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也不知过去了几分钟,只能生着闷气转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听到前边的门吱呀地响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动,回头就听到一个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正是那李桂兰,她身上穿着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边,下边还露出来一截肚脐儿。

  随着走路,上面两颗小点随着上下滚动而在小衣上下划着,即便是这黑灯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头?”李桂兰隔着好几米压着声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来了?”张大头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和欣喜,心里头全是失而复得的惊喜,难道是她终于下定决心想通了?“那个……既然来都来了,就这么回去也说不过去,还是进来坐坐吧……”李桂兰声若蚊蝇地道。

  “好哩!”张大头可就盼着进屋呢,当下喜不自禁连忙答应。

  李桂兰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才踮着脚尖儿走在前边。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207.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855.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68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67.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557.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373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091.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