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free downblouse videos,新手必看

几名西装大汉一听,立刻像疯狗一样围向张华,这几个西装大汉子身高最低都在一米八,五大三粗,那胳膊足足有张华大腿粗。

  不过张华并不紧张,因为他根本没有丝毫害怕,扫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秋兰,张华语气冰冷的说道:“你逼我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啪啪啪”“啊啊啊”张华话刚说完,众人只看到一道道残影闪过,紧接着那几个五大三粗的西装大汉全部都捂着手臂倒在地上惨叫。

  而张华挽起一袖子,站在一边点燃了一根烟,十分潇洒与得意的望着满是不相信的秋兰。

  “你你”秋兰这下有些懵了,本以为张华是个软柿子,可一捏才发现,张华根本是块硬铁,张华刚才的身手绝对超出了她的平生所见,不过身为钵兰街的二当家,秋兰也见多了大风大浪,很快的她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问道:“你想干嘛?”张华神秘的一笑,一步步朝着秋兰走了过去,这一刻没有人再觉的眼前的张华是个吊儿郎当,好.色下流的男技师。

  “小华,不要,千万不要。

  ”女经理苏月一见张华这副架势,以为张华要伤害秋兰,她赶紧冲了上去,一边大喊,一边想要阻止张华。

  张华没有理会苏月,忽然脸色一变,十分严肃的对步步后退的秋兰说道:“我早告诉过你,我不是好惹的。

  ”“你有种,你给我记着!”秋兰的脸色很难看,这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情,纵横西山市多年,与自己亲姐姐秋花打下了整个钵兰街,当年她曾经拿着两把菜刀追着钵兰街的扛把子丧彪跑了两条街,有双刀火凤之名。

  没想到今日,不仅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技师拒绝,接着被羞辱,然后被教训。

  秋兰的肺都要气炸了,但是形势不容人,张华的强大出乎意料,她也只好就此作罢。

  “兰姐,不要生气,小华就这样,迟些我会带小华去钵兰街亲自赔罪的。

  ”苏月赶紧上来赔不是,她心里很清楚,这次的事情不会就这么就完了,以秋兰的性格,事后肯定会报复的。

  “苏月,这事你不用管。

  ”秋兰看了眼张华,继续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马上开除他,第二继续留着他,跟我作对。

  ”“兰姐”苏月还想说什么,但秋兰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张华没有说什么,看了眼十分难堪的苏月,说道:“我知道怎么做,放心不会牵连你还有幸福女子会所的。

  ”“唉!”苏月看了眼乱糟糟的八十八号房,摇摇头,无助的说道:“小华,你摊上大事了。

  ”经过张华这么一搞,整个幸福女子会所并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女经理苏月却满目忧伤与惆怅。

  张华对此事很抱歉,但原则问题,他也没办法,想着自己在这女子会所暂时是混不下了,张华只好收拾东西跑路,至于了结姻缘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

  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他提出辞职的时候,女经理苏月并没有同意,反而一再挽留,这让张华一阵感动,对苏月的好感倍增。

  “小华啊,姐姐干这一行好多年了,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兰姐虽然被我们得罪了,但事情也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苏月穿着一身职业套装,上半身是半透明的白衬衫,下半身是黑色短裙套黑丝,将诱人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张华心砰砰的跳个不停,偷瞄了眼苏月的大.胸脯,然后如实的说道:“苏经理,事情你都看到了,那疯婆子估计也不是大方的人,肯定会来报复的,为了不殃及会所,我看我还是辞职吧。

  ”“笨!”苏月喊了一声站了起来,欣赏的看了眼张华,说道:“兰姐刚出道时,曾经拿着两把菜刀追着钵兰街扛把子丧彪跑了几条街,说一不二,从来没有食言,就算你跑了,她也会拿咱们会所上下的安全逼你出现的。

  ”“麻痹,这还是女人吗?”张华忍不住骂了一声,这种心肠狠辣的女人他还是头一遭见到。

  “唉!”苏月有些无奈,朝着张华走了过来,一股淡淡的幽香席卷向张华,饱满的双胸一颤一颤的,透过白衬衫,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胸罩。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

  ”“什么办法?”张华调整了下心情,他不敢再看苏月,再看下去自己恐怕又要忍不住了。

  苏月想了想转过身去,黑色的职业短裙勉强才能包住那诱.惑死人不偿命的大屁股,张华看的热血沸腾,心跳加速,很想冲上去,从后面包住苏月。

  而正在张华面对着苏月想入非非的时候,苏月忽然转过身来,说道:“我已经约好了花姐,只要弟弟令花姐满意了,这次的事情就过去了。

  ”“花姐是谁?要我去怎么满足?”张华疑惑的问道。

  “花姐是钵兰街的老大,也是兰姐的亲姐姐,兰姐虽然张狂不讲理,但在花姐面前却很老实。

  ”苏月解释道。

  “卧槽!”张华一听这个劳什子花姐原来是那个母老虎秋兰的亲姐姐,想起秋兰的彪悍与凶残,张华一阵恶心,要他再去满足这种女人,他宁愿自己撸。

  见张华反应这么激烈,苏月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笑了笑,声音细细的说道:“小华,你不用这么紧张,花姐虽然是兰姐的亲姐姐,但两姐妹无论长相还是性格都大不一样。

  花姐性格温和,待人礼貌,是个罕见的美女。

  ”“真的?”张华一听,感觉有些难以置信,亲生姐妹间会有这么大差异?“当然。

  ”苏月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已经约好了花姐,兰姐晚上七点在帝国饭店吃饭,到时候你也去吧,态度好点,给兰姐陪个不是,有花姐在,兰姐想必也不会太过分的。

  ”“什么?要我当着大家的面给那个疯女人赔不是?”张华有些难以接受,再说他并不认为今天自己哪里错了,一切都是秋兰那个疯女人太霸道,蛮横不讲理。

  “小华!”苏月拍了拍张华的肩膀,眼含秋波,温柔的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当帮帮姐姐,好吗?”“这这个。

  ”张华很想一口拒绝,但一看到苏月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神,还有那极致诱.惑的语气,他实在狠不下心来。

  苏月所说的一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最严重他顶多收拾东西跑路返回大山,以后再出来帮助老头子了结姻缘,就算秋兰那疯女人报复幸福女子会所,这跟他也没有一毛钱关系啊。

  只是,张华虽然好.色,吊儿郎当了一点,但内心里却很正义,这种拍拍屁股就一声不吭跑路的事情他干不出来,也不想干。

  更何况,还是面对苏月这种级别的美女,他实在不忍心留下个烂摊子就离开这。

  “好吧。

  ”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边插边做吃奶)张华最终还是点头同意晚上去赔罪。

  “不过我有个条件,我只跟那疯女人赔罪道歉,绝不跟那疯女人做其他的事情。

  ”“没问题,你准备下,我也去安排下。

  ”苏月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扭身便离开了房间晚上的西山市才是最美的,黄河两.岸霓虹闪烁,远处群山起伏,远远看上去十分的霸气。

  而在西山市最豪华的帝国酒店一间包房中,三个中年少妇有说有笑的坐在里面,包厢装修的十分豪华,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

  这三个中年少妇正是钵兰街扛把子秋花,秋兰还有幸福女子会所的女经理苏月。

  为了息事宁人,苏月动用了各种关系终于约到了秋花,然后将秋兰也一并约上,最后再叫上张华。

  希望待会儿张华来的时候给秋兰道个歉,然后看在秋花的面子上,秋兰会就此作罢。

  三个女人一台戏,尽管秋花,秋兰,苏月三人根本不是一个行业的女性,但坐在一起依然孜孜不倦的讲个不停。

  过了一会儿后,上面穿着黑色吊带衫,下面穿着紧身牛仔裤,身材十分火辣的秋花喝了一口茶,然后淡淡的对苏月说道:“妹妹,你约我跟阿兰出来,不会就是吃饭这么简单吧。

  ”苏月微微笑了下,然后说道:“什么都瞒不过花姐,是这样的,白天会所有个不懂事的小技师冲撞了兰姐,回头我狠狠教训了一番那个小技师,这不都约了出来,让那个小技师给兰姐陪个不是。

  ”“小月,我秋兰可担当不起啊。

  ”秋兰一听,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冷声冷气的讽刺道。

  “阿兰,不要这么说,小月也不容易。

  ”这时候秋花低头思索了下,然后说道:“苏妹妹,你别担心,阿兰就是冲动了点。

  ”

“那好吧!如果严重的话。

  那你可要多给我一点钱!”何璇说道,下方酥酥麻麻很舒服,而且躺着就有钱赚,这种好事情,何璇并不想错过。

   老王欣赏了一会之后,又伸了过去,轻轻的在下方来来去去,何璇不时的稍微收一下,不过只是一会,很快就又被老王给打开了。

  经过老王这么一操作,何璇觉得自己越来越重了,她忍不住用双手抓着被单,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说道:“王哥,好了没?”何璇虽然知道那些事情,但是并没有什么经验,被老王这么挑逗,让她觉得非常舒服,手脚都有些发软,尾椎骨更是一阵阵酥麻感。

  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她感觉自己可能受不了了。

  老王婖了婖干涸的嘴唇,喉结鼓动着,说道:“没有,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地方红了,如果有,我再给你加钱!”何璇听完,也没说什么,她一只手抓着床单,痒感越来越重,她特别想收紧,之前收了几次,都被老王给打开了。

  老王说完,继续摩挲,弄得何璇越来越灵敏,老王往前凑了凑,将头伸进了膝盖以内的位置,这角度欣赏可太美了,他忍不住又是一点。

  何璇嘴里发出啊的一声,消魂无比,老王听了虎躯一震,心里也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

  老王的手也加快了,何璇很难受,一双软若无骨小手,紧紧抓着被单,身体有一点点僵直,未经人事的她,什么时候被这么刺激过。

  老王用手沾着,那味刺激着老王的味蕾,裆撑的疼痛难忍。

  更难受的是大增的浴望,外加上何璇这种十分配合的姿势,只要将裤子一脱,然后用手上扶着何璇的膝盖,将内内给脱了去,眼一闭,腰一下,就舒服爆了!尤其是这样只差一步之遥,更是让人联想翩翩。

  他看了眼何璇,何璇双眼紧闭,脸色腮红一片,一双小手抓着被单,那两坨让老王吞了口口水。

  他伸出双手,将何璇开了一点,另外一只手蹭了过去,勾着内裤底下边缘地带,稍微拉了一下,他原是想偷看一下的,谁知手滑,“啪”的一下弹回去了,何璇吃痛“啊”的一声大叫,还没等老王反应过来,她的腿突然猛的收紧,卡着老王的脑袋发羊癫疯一样颤抖起来,眼睛一眯一眯的。

  老王被她夹得脑袋生疼,正想拍她腿叫她松开,突然看到她不断涌出,这可太给力了,他直接看傻。

  这小姑娘居然就这么到达巅峰了,老王见她瘫软在床上,似是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顿时热血上涌,冲动得难以自制。

  他再也不管什么伦理道德,法律条规,心想着这小姑娘既然愿意抵钱让他看,那还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趁她眼睛还闭着,老王把手放裤链上,悄无声息的掏了出来,然后……谁知就在他正要触垒的时候,何璇缓过劲来了,她软绵绵的支起脚,有气无力的问老王说:“王哥……你……你好了没有!”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很累,如果老王看完了,她第一时间就要去厕所洗洗,放松一下。

  老王吓一跳,赶忙收回去,支支吾吾的说:“等一下,还……还差一点!你再坚持一下就行了!其实刚刚要不是你那样,现在已经看到了!”老王说道,他继续开何璇那双雪白,并且将之都压到了床上,让下方更加凸显出来,却是不敢真弄了。

  何璇点点头,无比难受,也要忍一忍,她还知道自己穿着内内,老王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老王又弄了一下,觉得这样根本不过瘾,不过还凑合,他(瓶子塞下体小说)思索了一会的,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而且还不容易被何璇发现,自己又能舒服。

  他能看的出来,何璇的神经已经绷的紧紧的,肯定不能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从何璇反应来看,老王断定何璇是一个雏。

  老王婖了婖嘴唇,说道:“你是不是很难受,要不,你翻个身来,撅起来!这样看着更加清楚!”何璇听完,睁开眼睛看着老王,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煞是可爱。

  “王哥,我只要那一千块钱,你看行吗?”太难受了,而且还得憋着,何璇实在有点受不了了。

  这怎么行,老王现在还难受着,可不能轻易让何璇离开,他赶紧说道:“你趴着,抬高点,这样你就不难受了!就差一点了!而且我说不动你,也没动你!”何璇听了,极不情愿翻过身来,那个可是钱!何璇翻过身来,拿那对着老王,而她自己用双手枕着脸,双眼紧闭,嘴里忍不住打出轻微的哼唧声。

  老王也跪在床上,看着那硕大,伸出双手,放在何璇上面,老王能够感受到,何璇身体发烫,已经有点浪了。

  老王的手一贴上何璇,何璇身体立马抖了一下, 他用手捏着何璇,然后把身体凑了上去,贴近何璇。

  何璇一头青丝散落在床上,光滑的后背,看的老王直吞口水,就是这粉色的内内,太可恶了。

  他在何璇皮肤上抚了一阵子,一只手直接朝下,顺着摸,直接按压在何璇的……“啊~”何璇浑身抖动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娇喘,刚刚那一下,让何璇觉得非常舒服。

  老王干脆平躺在床上,让何璇稍微打开,他躺在中间,一只手抓着,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何璇身体不停颤抖着,嘴里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老王双手直接分,然后凑了上去,点了一下。

  “啊~不要~”何璇立刻能感觉到被侵犯了,那也是越来越多,老王继续点着何璇,何璇再度想要收紧,却被老王用双手控制住了。

  老王整张脸都红了,他从下来爬了起来,感觉时机差不多了,看了眼何璇,青丝遮挡了半边脸,何璇的嘴角边上,点点口水从嘴角处流了出来。

  老王跪在何璇后面,确定何璇不可能睁开眼,他一只手扶着何璇,另外一只手解开自己腰带,准备再次将自己给放出来。

  老王不敢将裤子全部给脱了,只是将外面裤子拉链解开,黑色内内上已经被老王画上了地图,老王小心翼翼靠了过去,小心翼翼的用隆起的部分,去就何璇。

  “嘶~”那柔软质感,让老王尾椎骨一阵酥麻,他深吸了一口气,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投降了,那样太不值得了!老王小心翼翼蹭着何璇,两只手都放在何璇的腚上,稍稍用力,捏着何璇。

  他腰部动着,有节奏的蹭着何璇,另外一只手开始往何璇光洁的背部移动着,这感觉,是老王这辈子的都没有感受到的。

  何璇紧紧咬着嘴唇,声音都有些颤抖,问道:“王哥~好了没!”老王的手在何璇背部来回抚着,另外一只手捏着何璇,腰部也停止了律动,只是上下来回的,摩着何璇的腚。

  “已经看到了,有一点点红,我再看一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老王说道,他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让他现在停止,那岂不是要了他的命么!能够拖一会时间,就拖一会时间。

  “好吧!”何璇颤抖着声音说道。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乱动你,等一会多给你优惠一点!”老王摩着何璇的腚,说道。

  这句话对何璇而言,就像是一颗定心丸,何璇上身动了一下,两坨悬空吊在半空中,看着老王心里直痒痒,如果能够蹭着,然后揉捏着那两坨,岂不是美哉!光洁的背部和丰满的腚,已经不能满足老王了,不过对那两坨,老王也只是想一想,让老王真的去抚,他还没有那个胆子。

  老王蹭了一会,感觉一步一步上来,他双手抓着何璇,准备最后一下,稍微用一点力气,何璇身体突然就软了下去,脸上红潮一片,枕在脸上的手臂,全是口水。

  老王被这一幕吓得一跳,赶紧将裤子提了起来,系好腰带。

  再看一眼何璇,她侧躺在床上,红唇微启,眼睛并没有睁开,喘了一会气,何璇这才把眼睛睁开,看着老王说道:“王哥,太累了!”

回到家,陈青青先进去,我在楼下等了大约5分钟才回家的。

  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在里面洗澡,狭小的洗浴间外头放着她的衣服,有些凌乱。

  我站在原地看着,许久后才过去,小心翼翼把这些衣服整理好。

  她也老大不小了,大大咧咧的哪里像个女孩?连我都知道整洁和卫生,她却不同,除了她房间,其余地方她从不爱护,吃什么丢什么,拿什么扔什么,不懂爱惜。

  想到房间,我回头看了眼那个我们睡一起许久的房间,里面早已经没了过去整洁的模样,因为我故意把她房间弄得乱七八糟。

  我忙跑到房间,把我的东西往外面搬,内裤什么的也都从床上拿走狠狠丢到外头。

  大约半小时,陈青青回来了,穿着一贯白色的睡袍,站在外头发出惊讶声。

  “喂,你改姓好了?”她道。

  我忙从床上下来,把被子叠好后再站好,尴尬看着她。

  “说,你有什么阴谋?”她又开口。

  我摇头:“没、没阴谋。

  ”“你会那么好死帮我房间整的那么干净?”陈青青大眼瞪小眼看我,说完还打量了四周,似乎怕有什么东西。

  “现在你要多注意身体,不好的环境对你身心都不好。

  ”我解释。

  她依旧疑惑看着我,然后坐床上:“怎么不见你那些肮脏的东西了?”她问。

  她说的是我内裤,我忙说:“已经被我狠狠丢到外面去了。

  ”陈青青听到这里更来劲了,皱眉看我一直问我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也解释说没有,只是她不相信,还问我是不是在家里的茶水里下药了,让我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云云。

  后妈回来陈青青才停止了各种猜想,后妈问我今天过的怎么样,学校有没人欺负我之类的。

  我如实回答,未了,我跟后妈说:“妈,我睡客厅吧。

  ”后妈愣住了,问我是不是青青欺负你威胁你了?是的话我打断她的腿。

  我忙摆手说没有,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现的太急,太急着帮陈青青解释了,后妈突然皱眉看我,怀疑我一样。

  我又忙跟她说因为自己有打呼噜的坏习惯,最近青青姐因为和我一起睡弄的没办法睡,白天一直打瞌睡,为了青青姐的学习和身体,我觉得我应该出来睡。

  而且我是男的,吃点苦没什么云云。

  后妈听到这里后才释然看着我,赞我是个好孩子,然后她去拿席子什么的,还和我一起把客厅收拾了一番。

  之前丢满东西只能容下一张小餐桌的地方又变得宽敞了点,足够我睡觉。

  “小牛,晚上睡觉的时候看看有没老鼠和蟑螂什么的,有的话也不怕,起身抖几下就好了。

  ”后妈最后叮嘱我道。

  我尴尬回答说好,其实想到晚上睡觉有老鼠和蟑螂爬我身上已经让我头皮发麻了。

  堆积东西多,又潮湿,后妈家确实很多蟑螂什么的。

  这个时候我看了眼正透过门缝看我的陈青青,顿时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也看到我看她了,冷哼一声关了门。

  这一晚我在地上睡过去的,地板很硬所以睡不好,到快天亮才睡着,然后不得不在闹钟声里起来,刷牙洗脸,最后背着书包去读书。

  没有充足的睡眠注定今天我没办法集中精神上课,而且还打瞌睡。

  可是我不能睡,一辈子都没在课堂上睡过觉,现在也不能。

  于是我就在睡觉和不睡觉之间挣扎着,几次就这样坐着闭上了眼,最后不得不张开眼睛让自己保持清醒,实在不行就开始捏自己大腿。

  陈青青似乎发现我的异常,下课后问我怎么了。

  她第一次没喊我喂,也是第一次用较为平和的语气和我说话。

  “没事,就是有点累。

  ”我笑了笑道。

  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比陈青青更重要的了,哪怕她对我笑都能令我愿意放弃一切。

  陈青青白了我一眼:“活该!”我没有生气,内心更多的是幸福。

  虽然是在骂我,但是我知道她是关心我。

  “青青,嘘。

  ”朱晓丽这个时候过来了,喊了陈青青一声见我也看着她之后她对陈青青招手,示意她过去。

  那模样就像是要说什么小秘密一样。

  女人之间确实有很多小秘密,我是男的,自然也就不去多猜测。

  然后排骨珍也过来,三人又成一伙。

  两个人都到齐,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因为怀疑她们俩人又带坏陈青青,这一天我都在跟踪他们三,不过似乎是我多疑了,今天陈青青没和她们混一起,下课直接往家回。

  我内心松了口气说自己太紧张了,也回家。

  门没关紧,我也就无需开锁直接推门进去,前脚刚踏进去看到一片春色,陈青青居然在脱衣服!我忙退出,身子靠墙壁闭眼不敢再看。

  只是脑海全是刚刚看到的一幕,这让我又鼓足勇气,扭头去看。

  陈青青应该是准备出门,她现在在换衣服,换了套黑色半透明很性感的衣服,还有超级短的裙子,也是黑色的。

  我不明白她这是要干什么,是约会?我内心愤怒,她怎么能和别人约会!不对,应该不是约会,可她打扮成这样不是约会是什么?思绪中我见陈青青已经换好衣服后我忙又下楼,然后再往回走,假装自己刚从学校回家。

  正巧碰到陈青青下楼,她看到我的时候显得很惊讶,然后又被那股冰冷取代。

  “青青姐,你去哪呢?”我假装问道。

  她哼了声:“关你屁事?”说完和我擦肩而过,匆匆走了。

  她走没多远我转身也跟了过去,我跟踪的时候很谨慎,所以她一直没发现我在跟着。

  她和朱晓丽和排骨珍汇合了,看来刚刚我还是想错了,这两个家伙不是省油的灯呀。

  她们俩人也刻意打扮了一番,朱晓丽还化了妆。

  三人有说有笑,路途中陈青青还停下来买了支唇膏,边走边给自己上色。

  陈青青更漂亮了,红焰的唇色很诱人,而且还有着某一种暗示?终于,她们三人进了一间KTV,外头还有两(极品少妇的诱惑)个牛高马大戴墨镜的保安守着,见她们三人来了询问一番后放他们进去了。

  我知道自己进不去,所以我站在外头等,大约10分钟,当我看到有大叔搂着几个明显是学生却穿着性感成熟衣服的女人出来后我瞬间明白陈青青她们做的是什么勾当了。

  我愤怒了,向里面冲去,两名高大壮实的保安拦住我不让我进去,我说我进去找人,他们也不让,于是我死命往里撞,其中一名保安一拳打在我肚子上,把我打趴在地。

  疼痛让我对他们俩人产生更多的恐惧和顾忌,但我还是挣扎起来了。

  陈青青那女人怎么能干这种事?!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陈青青,被一名脸上坑坑洼洼的胖子抱着蛮腰走出来,她看到我时候原本满脸笑意顿时僵硬了。

  “走!”我走过去扯她的手,把她从胖子的肥爪里解救出来。

  可是陈青青却甩开我的手,冷声道:“你来干吗,我让你管我了吗?”无形的愤怒再一次充斥我的脑袋充斥我整一个人,TMD的她这是自我堕落还是故意来报复我的?她还在骂我,说我是不是吃饱壮胆敢来管他,还说你是老几,轮到你来干涉我的事。

  那中年胖子也过来了,先瞪眼看我,胖胖的手在陈青青肩膀上拍了拍让她别生气。

  说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给我:“小帅哥你这是怎么了?青青是你同学吗?来来,抽根烟。

  ”我看都没看他递过来的烟,而是看着躲在胖子身后的陈青青:“陈青青,你走不走!”胖子见我不理他笑了笑把伸出来的手缩回去,自己点上抽起来。

  “陈小牛你滚!”陈青青吼道。

  我想上前再拉她走,岂料这个时候在抽烟的胖子一只手顶住我胸口不给我靠近她。

  “小帅哥,你也听到了,人家不想和你玩呢,你还是回家吧。

  ”我没理会他,想往旁边走过去,就在这个时候胖子突然一巴掌煽向我。

  我被煽懵了,被煽的位置麻麻的,口腔里有血,脑子也还有点嗡嗡响。

  “TMD!不要给脸不要脸!老子不爽的时候我让你死了家人找你尸体都找不到!”胖子把烟丢地上狠狠对我道。

  胖子脸上有横肉,手臂上有纹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角色。

  只可惜我现在才发现这些,所以如今我挨了揍也是活该。

  但是我不后悔,重新抬头,咬牙看着陈青青:“你不回是吧?好!我去找你妈!”说完我假装真的去找后妈,其实我压根就没这样想过,我只是知道这个对陈青青有效。

  我说你跟我走,不然我就告诉妈。

  果然,陈青青听到后果然害怕了,她让我站住,我没站,她语气变得和缓说有事找我商量我也没有听她的。

  然后传来她和胖子争吵的声音,最后那句话我听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钱给回给你!果然,陈青青喊我站住,我没站,她又骂了我几句我也当没听到,然后传来她和胖子争吵的声音,最后那句话我听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钱给回给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身子颤了颤,陈青青这样做就是为了钱……我想了很多,最终这些都被认定是我的责任。

  “陈青青……”陈青青气冲冲从我身边走过,我喊住她。

  

“别过来,你这个畜生,呜呜……”杨佳宜的话还没说完,陈大彪就拉过枕头,按住了她的脑袋。

  叫声把其它村民吸引过来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却惨叫了起来。

  他松开了杨佳宜,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正拿着擀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着。

  挨了一下,差一点把陈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来,一脚把程伟强踹开。

  程伟强嘴里喊着,“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疯了一样,朝陈大彪扑了过来,死死抱住了他的双腿。

  陈大彪都气死了,每每自己准备上杨佳宜的时候,都是这个傻子捣乱,这一次,还是他。

  他也是恼了,抡起拳头,朝着程伟强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程伟强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张,朝着陈大彪的大腿就咬了过去。

  陈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惨叫了起来。

  “你给我松开。

  ”陈大彪抡起拳头,猛地砸到了程伟强的太阳穴上。

  程伟强闷哼一声,他的嘴巴,却死死咬着陈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来一块五花肉。

  陈大彪惨叫一声,抬腿蹬在程伟强的心口,把他蹬了过去。

  正在这时,房间里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

  陈大彪脑袋一疼,一股粘稠的东西,顺着脑袋就流了下来。

  陈大彪伸手一摸,一手红。

  血啊!他转过头一看,杨佳宜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正愤怒的盯着他,“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滚。

  ”陈大彪都气死了,今晚上来,一点便宜没占到,五花肉却被程伟强咬下来一块,现在更好,直接被杨佳宜开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没了踪影。

  他盯着杨佳宜,狞狰的说道,“杨佳宜,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等着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赏吧。

  ”陈大彪说完,转身又朝程伟强踹了一脚,这才踉跄着朝外边走去。

  杨佳宜这才松了口气,当她低头的时候,却看到程伟强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强子。

  ”杨佳宜尖叫了一声,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来到了程伟强的身边,伸手把程伟强的脑袋,抱在了自己怀里,嘴里不停地哭喊着,“强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呜呜……”“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杨佳宜痛哭失声的时候,她怀里的程伟强却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

  “强子,你真的没事了啊!”杨佳宜看了看程伟强,尖叫了一声,又把程伟强的脑袋,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刚才陈大彪对杨佳宜动手的时候,撕扯过程中,杨佳宜的内衣已经被扯掉,所以当杨佳宜把程伟强的脑袋,抱进了自己怀里的时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贴到了程伟强的脸上,那个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对准了程伟强那微微张开的嘴巴,程伟强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软,闻着那香甜的味道,程伟强的脑袋嗡的一声,他条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伟强一吸,杨佳宜的魂都差一点被吸出来,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她恨不得搂住程伟强,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赶紧推开了程伟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着程伟强。

  程伟强知道自己过分了,他赶紧眼神呆滞的看着杨佳宜,掩饰的说道,“嫂子,我想吃馒头,我饿。

  ”“哦,我这就去给你拿。

  ”杨佳宜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他饿了。

  杨佳宜赶紧站起身,朝床边走去。

  看着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动,程伟强的鼻血,都差一点窜出来。

  杨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厨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了程伟强。

  程伟强大口的吃了起来。

  杨佳宜坐在床边,看着程伟强香甜的吃着,心里却翻滚了起来。

  这陈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强子搂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没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伟强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钱,把厢房收拾一下,让程伟强搬出去。

  程伟强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想着一个问题,要是陈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还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线,要是真的那样,自己干脆把杨佳宜结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捡来的,和程伟峰又没有血缘关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杨佳宜,也不违背道义。

  程伟强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杨佳宜看程伟强睡着,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床边,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伟强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陈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杨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钱。

  到了晚上的时候,杨佳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块钱。

  她的耳边,还响着村民的声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宽裕,就算是我能够挤出点钱给你,你能还的上吗?”更有那无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来吧,到时候我就给你钱……”想到了这些话,杨佳宜就气得俏脸铁青,可是冷静下来,她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自己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傻弟弟,真的赚不来钱啊!看到杨佳宜无力地把百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程伟强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这是愁钱啊!不行,自己得想办法帮助嫂子筹钱。

  可是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弄到钱呢?正在程伟强想办法的时候,杨佳宜看着程伟强,一脸歉意的说道,“强子,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不合适,要不你到我们桃树园那个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话,村子里人,该说闲话了。

  ”程伟强一听,如遭雷击。

  自己要是去了桃园,那晚上还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着杨佳宜,一脸惊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赶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杨佳宜一听,眼泪掉了下来,“强子,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啊!”看到杨佳宜难受的样子,程伟强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样,他实在不愿意让杨佳宜伤心。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傻傻的说道,“强子乖,强子听话,我要做那大钟馗,和魔鬼斗争。

  ”程伟强说完,朝杨佳宜握了握拳头,这才离开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发的恨陈大彪,要不是这个杂碎昨晚上闹腾,嫂子会让自己住桃园吗?他想着陈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小翠。

  程伟强冷笑了起来,陈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绿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钱掏出来,给我嫂子修理房子,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伟强咬了咬牙,转身朝陈大彪家里走去。

  程伟强来到了陈大彪家里,悄悄来到了卧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陈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伟强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吓了一跳,当她抬起头,看到是程伟强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迅速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程伟强,笑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强子看着王小翠,傻傻的说道,“我还带着棍子,我还想捅钱。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鼓囊囊的地方,浑身一下子火热了起来。

  她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好,你去瓜棚等着我,去那里把钱捅出来。

  ”程伟强点了点头,转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屉里的一千块钱,装进了包里,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

  王小翠刚出去不久,陈大彪就回来了。

  他赌钱输了,要回来取钱。

  当他打开抽屉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块钱,没了踪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机,就给王小翠打电话,可是王小翠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陈大彪转身出了院子,准备去寻找王小翠,让她把钱还给自己。

  他刚出了大门,就碰到邻居张妈。

  “张妈,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吗?”陈大彪问了一句。

  “哦,刚才傻子来找她,她跟着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张妈很随意的说道。

  陈大彪一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陈大彪满腹狐疑,转身朝着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着程伟强,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戏太多了,耽误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经决定了,她要省略那没有实质性的章节,直接进入正题。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发泄出来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伟强的裤衩撸下来,伸手抓住了他。

  那东西的尺寸,让王小翠魂都飞了。

  她捏了几下,然后急促的牵着程伟强,来到了床边。

  她把衣服全部脱了,坐到了床上,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把钱,塞给了程伟强,喘息着说道,“强子,来,用你那个,捅我的这里,你捅的越用力,钱就越多。

  ”程伟强也是铁了心要绿陈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让程伟强的邪火乱窜,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过了王小翠手里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裤衩口袋里,然后挺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顶了一下。

  “嫂子,这样就可以出好多钱了吗?”程伟强傻傻的说了一句。

  那地方刚刚接触,王小翠已经感受到了张伟强的力量与火热,她的那里,已经变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娇呼了一声,“对对,就是这样,你用力捅,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出来了。

  ”王小翠说着,伸手抓了几张钱,塞进了程伟强的手里,然后双手搂住了程伟强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体搂了过去。

  程伟强再也受不了了,这个时候,什么钱,什么仇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只想进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风景。

  眼看程伟强就要顶进去,眼看两人就要灵与肉结合,正在这个时候,那棚子的门,却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彪悍的身影冲了进来。

  王小翠趁着月光一看,吓得尖叫一声,伸手推开了程伟强。

  那个男人,正是陈大彪。

  陈大彪看着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伟强咬掉的地方,到现在还疼得不行,现在这厮竟然来犁自己家的责任田了。

  陈大彪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揪住了刘名扬的头发,把刘名扬给掼到了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老公,你别打了,别打了。

  ”王小翠顾不得穿衣服,赶紧跑过来拉住了陈大彪。

  陈大彪反手就给了王小翠一记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双手卡住(姐弟乱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着,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贱人,竟然背着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双手双脚不停地乱抓乱踢,可是却根本无法摆脱陈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晕过去,可是下一刻,陈大彪却惨叫一声,迅速松开了王小翠。

  他转过了身,一眼就看到程伟强抓着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凶猛的砍了过来。

  看着程伟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陈大彪吓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边,顺手关上了门,在外边疯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还敢和我凶,我这就报警,让警察过来,把你抓紧大狱去。

  ”王小翠一听,都吓疯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偷汉子,那自己以后还如何在村子里抬头。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505.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371.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131.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704.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3366.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226.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841.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