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坎 城 走光,新手必看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

  但如果再敢诬陷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  “没事的大奎。

  ”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

  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

  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

  等骂到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

  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

  ”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

  ”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

  ”  说完文若娴还下意识地瞥了张大奎某个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机会体验这宝贝。

    等文若娴和张大奎走出办公室,张大奎却低声道:“文老师,校长没找你,是我想找你帮忙治病。

  ”  “什么?”文若娴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张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好啊,那文老师就再帮你治病一次。

  不错,今天你还换了宽松的短裤。

  ”文若娴说着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穿着短裤的话,那待会岂不就可以……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没发现张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气。

    “文老师,咱们去东头教室吧!”张大奎说。

    “好啊!”文若娴欣然应允。

    东头教室是学校的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从后面绕过去,见四周没人才走进杂物室。

    这时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周一蒙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文若娴才想起来,老公就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课,而自己却要帮张傻子“治病”,文若娴的心砰砰直跳,既紧张又刺激!  张大奎也听到周一蒙的声音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哼!周一蒙,待会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娴给干了!  进了杂物室,因为里面堆积了不少东西,所以光线显得有些昏暗,但却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幽静。

    隔壁上课的声音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张大奎嘴角挂着冷笑,一步步走到观察环境的文若娴身后。

    与此同时,文若娴瞬间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给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娴忍不住叫出声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她当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文老师,我那里又难受了,你快帮我治病吧!”张大奎的声音虽然带着傻气,但傻气中却透着一丝快意。

    周一蒙,你逼着老子搬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子会在你上课的隔壁拨撩你老婆!  文若娴颤抖着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张大奎那,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奎,文老师这就给治病!”  听到文若娴颤抖的声音,张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虽然此前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景了,但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觉得非常刺激,而且还非常兴奋。

    文若娴可是全校第一美人,虽然气质不如林嫣然,但容貌(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却是一等一的。

    可现在这全校第一美女却要帮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简直冒火!  不过张大奎可不敢表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傻子,所以他只能装作傻呵呵的样子:“文老师,那你快帮我治疗吧,我……我这里好难受。

  ”  但他内心却是想直接扑上去把文若娴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动上去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疗方法。

    文若娴缓缓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张大奎忍不住嘶了一声:“文老师,你……好舒服!”  文若娴妩媚的瞥了他一眼:“这就喊着舒服了?待会你会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课堂上讲课,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发堵,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解忧妙招,那就是随便叫一个学生回答难题。

    如果回答不出来,那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

  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周一蒙心里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纲不振,还要整天被文若娴骂是个废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让一个老实的男生顶着书罚站了。

  这种方法只能对这些老实学生用,调皮捣蛋的可不能惩戒,他们会报复的。

    看着下面站着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过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张大奎治病发出来的。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娴,张大奎舒服的也差点轻语出声:“文老师,你说的真没错,现在比刚才更舒服了!”  文若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这还不是最舒服的,待会……还有更舒服的。

  ”  “还有更舒服的?”张大奎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讲课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声音里还很高兴的样子。

    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张大奎心中大乐,还高兴,你丫脑袋上都顶着青青草原了,竟然还能这么高兴的讲课,周一蒙啊周一蒙,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场!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张大奎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低调行事才是他应该做的。

    让文若娴给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风险的,万一自己某些地方没有伪装好被她看出来怎么办?  “不对啊文老师,你刚才说要帮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之前更难受了?”为了继续伪装傻子,张大奎故意在脸上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他这么说,文若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说清楚,否则万一这傻子待会跑了该怎么办?  自己还没把自己治疗好呢,要是让他跑了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她认真的看着张大奎:“大奎,文老师这样帮你,是为了把你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

  只有毒素出来了才能治病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张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师是在帮我吸出毒素啊!”  “对呀,就是这样,文老师这就是给你治病,你可千万别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没准以后你会更严重的!”文若娴还恐吓了张大奎一下。

    闻言张大奎满脸惶恐:“文老师你快继续,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来啊!”  “嗯,这才乖嘛,乖乖站在这里,文老师待会就给你吸出来。

  ”文若娴满意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

  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毕竟身板在那搁着,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他难道这么强?  一想到这里,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来!  “大奎,你过来,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你按老师的吩咐来,过来坐下。

  ”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

    张大奎走过去,傻头傻脑道:“文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  等张大奎坐下,文若娴走过来,分开腿,略弯着腰,咬着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文老师,我…我要做什么吗?”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师自己来……”

看到小麦妈有点出神,夏雪改了话题,“嫂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小麦妈收回心思,脸一红,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漂亮的小盒子,“夏雪,你比嫂子读书多,帮我看看这上面的说明书,这小东西咋用啊?”唐浩东从床下悄悄探出头,看了一眼,那个盒子竟然是小麦委托自己带回来的,只不过,现在,盒子打开了,里面装的东西竟然是——快乐器!老天,小麦怎么给他妈带这东西?难道麦圈叔男性功能丧失了?夏雪看到这东西,大吃一惊,脸上一红,“嫂子,你怎么拿个这东西?被大哥看到了,还不打死你?”小麦妈哼了一声说:“就他那身子骨,还打我?被苟家兄弟这一顿爆揍,至少要躺半个月才能缓过来啊。

  说明书上说这东西是自动的,可我咋不会使用呢?”夏雪接过来看了看,扑哧一笑,“嫂子,这里需要填装电池才行哦。

  这不是有开关吗?装上电池,就可以用了。

  ”小麦妈走后,唐浩东从床下钻出来,跟夏雪又说了会儿话,也告辞了。

  从夏雪家里出来,想起麦圈挨揍了,就过来看看他的伤势怎样了。

  麦圈受了伤,浑身骨头散了架,青肿部位不下十几处,虽然涂了药,但是浑身疼的下不了床。

  麦圈听到有人敲门(两根一起插进去),就朝另个房间喊道:“琴,有人敲门。

  ”小麦妈正偷偷使用道具,正在关键时候,没有听到麦圈的说话声,所以没有回答。

  麦圈骂道:“你这败家娘们,弄个假东西,自己捅得这么带劲啊?有人来敲门,没听见啊?”麦圈猜到,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一定是偷偷尝试女儿买的那假东西去了。

  心中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这几年自己身体不行了,老婆正值虎狼之年,必须解决生理问题。

  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样也好,免得她红杏出墙,给自己带了绿帽子。

  这一次,小麦妈终于听见了,答应了一声,赶紧下床来开院门。

  她以为,可能是夏雪抱着孩子过来了。

  谁料开门后,发现居然是唐浩东。

  “东子,是你?”小麦妈感到有点意外。

  唐浩东说:“是啊。

  麦婶。

  麦叔不是受伤了吗,我过来看看他。

  ”“那快进来吧。

  ”小麦妈领着唐浩东来到屋里,麦圈现在对唐浩东态度比以前好多了,“东子,是你啊。

  快坐。

  吃饭没有?”唐浩东说:“麦圈叔伤势怎样?”麦圈说:“全是外伤,医生给擦了药,让我躺着休息。

  只是,这浑身疼啊。

  ”麦圈微微一翻身,就疼得呲牙裂嘴。

  “东子,听说今天下午你把那俩小子揍了,我心里挺痛快。

  ”“麦圈叔,咱们是邻居,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

  我打他个满地找牙。

  ”唐浩东说道。

  麦圈欣慰地笑笑,说了一会儿话,因为伤痛,麦圈合上眼睛睡了。

  小麦妈就让唐浩东来到自己那屋,“东子,你这次回来,就不回部队了吧?是不是打算翻盖房子,娶媳妇生孩子啊?”唐浩东淡淡一笑,说:“麦婶,我暂时还没有想那么多,不管是翻盖房子还是结婚生子,都离不开钱。

  我现在还没有一份正式工作,我打算先把咱们村药材运输承包下来。

  攒点钱再说吧。

  ”小麦妈赞成说:“这个想法不错,多挣点钱,以后也搬到香江去。

  跟我们小麦做邻居。

  ”唐浩东又问:“麦婶,小麦和米自强结婚都两年多了吧?怎么也不见小麦抱孩子?”小麦妈说:“他们小两口,都挺有上进心,打算多攒点钱,先把买房子的贷款还清了,再要孩子。

  ”唐浩东又说:“我听小麦说,她现在是公司技术科的副科长,待遇挺不错的。

  等以后要了孩子,可以把你们二老接到城里,你们帮着带孩子,他们继续创业。

  以后,积累了经验和资金,还可以自己当老板的。

  ”小麦妈见唐浩东一直关注,打听小麦的事情,猜想他心中一定还惦记着小麦,轻叹一声说:“东子,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我家小麦,自强虽然说也很不错,但是跟你比起来,婶我更喜欢你。

  可惜,有一些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

  小麦在城里认识的女孩子多,我让他帮你好好物色一个。

  你年纪也不小了,唐姐姐不在人世了,我们这些老街坊都要尽一些微薄之力。

  ”唐浩东从小麦家出来,又来到田蕊家,田蕊正在家里做饭。

  “嫂子,真香啊。

  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饿啊。

  ”唐浩东凑过来,提鼻子在田蕊身上闻来闻去。

  “你……肚子饿了,闻我干什么?再说,今天我也没说请你吃饭啊。

  ”田蕊娇嗔道。

  确实,这几天,唐浩东从来没有接到过田蕊的约请,每次都是他自己要来的。

  他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嫂子,你看你弄这么多菜,你一个人吃不掉岂不是浪费?”田蕊却说:“谁说我吃不掉,吃不掉,明天可以接着吃。

  ”唐浩东又说:“嫂子,咱们马上就去香江了,这些菜岂不是浪费了?”唐浩东今天下午已经跟田蕊说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后要承包葫芦山药材运输,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个办事处,让田蕊常驻那里,给自己负责账目。

  田蕊当时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谁答应跟你去香江了?我哪儿都不去。

  ”田蕊似笑非笑地说。

  唐浩东急忙说:“好嫂子,你可是答应我的。

  你要是不去帮忙,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忙得过来啊?”“这个事,我还得再想想。

  ”田蕊说着,将弄好的几样炒菜摆上桌。

  唐浩东自己拿了筷子,打开酒瓶子,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坐下就连吃带喝起来。

  期间,田蕊的电话响了,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电话,询问姐姐现在有没有对象,自己认识一个条件很不错的成功人士,想给姐姐介绍一下。

  田蕊说:“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田蕊挂了电话,唐浩东对她说:“嫂子,你家里人催你找对象了?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等到了香江,我就天天守着你,你要谈恋爱,也只能跟我谈。

  ”田蕊骂道:“你这坏小子,真不要脸,我比你大好几岁,真要是嫁给你,还不让人笑话死?”唐浩东摇摇头说:“你要嫁人只能嫁给我,要是不想嫁给我,咱俩就这样耗着。

  一直耗到老,等你觉得咱俩年龄差不多合适了,我们俩再办喜事。

  ”“呸,就是老死,我还是比你大好几岁。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别废话了,赶紧吃饭。

  ”田蕊说道。

  “急啥,时间早着呢。

  ”唐浩东慢悠悠咽了一口酒。

  “不早了,今天晚上你还想住我家啊?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的。

  ”田蕊说。

  唐浩东摇头,“我家漏雨,不能住啊。

  前天,我不想过来,还不是你非要我来你家住的吗?”田蕊道:“那天,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回来,今天不同了。

  你少给我惹事。

  ”唐浩东满不在乎说:“他们管得着我们吗?要是谁敢闲言碎语嚼舌头,我……”“你想干嘛?你还敢发横?”“那倒不至于,大不了,村里以后的运输,我不管了。

  让她们采的药材全都烂在家里。

  ”唐浩东笑眯眯地说。

  “你这坏蛋,你敢!”田蕊举拳欲打。

  唐浩东一缩脖子,身子往下一滑,屁股离开椅子躲开了。

  田蕊一拳打孔,唐浩东哈哈笑着坐回来,谁料,田蕊小脚轻轻一挑,将他屁股下的椅子踢开了,唐浩东没留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蕊得意地捂着嘴巴就乐。

  唐浩东摇摇头,苦笑说:“好疼。

  ”一抬头,正好可以看到裙内的风光。

  坐在沙发上的田蕊因为高兴,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这坏蛋,蹲个大屁股蹲,笑死我了。

  ”田蕊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春光泄露。

  唐浩东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不甘心就此罢休,只见他灵机一动坏点子就冒了出来,忽然站起来,朝田蕊扑过来,口里喊道:“看我怎样报复你。

  ”说罢,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过来。

  田蕊没想到唐浩东要报复自己,担心被他占了便宜,吓得连忙往后仰,这一来,田蕊因为下意识地抬高了双腿,顿时她裙下那成熟风光便完全地展露出来了!“啊!”唐浩东几乎要喊出来了!因为向前冲,他的脸几乎钻进了田蕊的裙子里,扑面而来成熟女性特有的体香,几乎让他窒息,唐浩东开始流鼻血了,不是没见过女人,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

  看到唐浩东神情僵硬,眼珠子对着自己猛看,田蕊终于发现不对,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夹紧双腿,差点将唐浩东的头夹在了自己的两腿间。

  唐浩东脑门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田蕊对唐浩东娇嗔道:“小坏蛋,你看够了没有?”“还没呢……不过,你敲得我好疼。

  ”唐浩东坏笑着轻声叫道。

  “活该!”田蕊看着唐浩东那双火辣辣的眼睛,脸上一片滚烫,下意识将目光移开。

  时间仿佛静止,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都没话可说了,唐浩东忽然张开手臂抱过来。

  外面天色已黑,田蕊不敢发出声音,怕被胡同过路的人听到。

  咔嚓,唐浩东居然弄灭了沙发旁边的电灯开关。

  屋里一下黑下来,同时,田蕊上衣的钮扣被解开,田蕊一阵害怕,“浩东,不要!求求你,我们不能这样……”“田蕊,我忍不住了,你就给了我吧。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会娶了你,老支书已经同意了,你就别折磨我了。

  ”唐浩东恳求着,用力一拉,嘶啦一声,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内衣的背钩也弄断了,他那火热的身躯山一样压到了她的身上。

  

“二蛋,不用了。

  ”赵前进赶紧拒绝了,他知道用水泵要花钱,而且他家的地还比较多。

  虽然赵前进是村长有点工资,但是他是个仔细人,不愿意花钱。

  “前进叔,你家这么多地,要是全靠人力挑水浇,那得多长时间啊,这大热天的,地里的庄稼可不等人啊。

  用我这水泵浇地,也就半个小时的事。

  ”“那你这水泵多少钱一小时啊?”李二蛋说道没错。

  庄稼不等人。

  看着已经有些打蔫的麦子,赵前进有点心动了,于是询问道。

  “啥钱不钱的,只要前进叔一句话的事,我一会儿就帮你把地浇了。

  ”李二蛋拍着胸脯道。

  见赵前进还想说什么,李二蛋赶紧拉着他的胳膊说道:“前进叔,你跟我就别客气了,这次的补助款还是你让吴会计发给我的,我怎么能要你钱呢?”一听李二蛋的话,赵前进心里挺高兴,香草村的人谁不知道这李二蛋整天的游手好闲,不过这小子今天的表现,倒是让赵前进心里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

  “二蛋,那就谢谢你了。

  有时间去我那坐坐,咱爷俩喝两杯。

  ”李二蛋也赶紧答应,心里都乐开了花,去赵前进家吃饭,不就可以和赵婷婷一桌吃饭了吗?客气了一下,李二蛋就开始帮赵前进家的地里浇水,而赵前进去给地里除草了。

  等到李二蛋把地都快浇完的时候,一抬头,刚好远处出现了一道靓丽婀娜的身影。

  是赵婷婷骑着一个女式自行车向这边过来了。

  一看到赵婷婷,李二蛋心里是又高兴,又有点害怕。

  上次他在赵婷婷家占她便宜的事李二蛋可没忘。

  一会儿赵婷婷要是把那件事在大家面前一抖楼,那可就糟了。

  赵前进作为村长,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嫁给一个臭流氓的。

  “婷婷,来找前进叔啊?”李二蛋虽然心里忐忑,但此刻也只好硬着头皮主动上前打了声招呼。

  但让李二蛋意外的是,赵婷婷把自行车停好之后,就像没看见李二蛋似的,从李二蛋身边走了过去。

  直接把李二蛋当成了空气。

  弄的李二蛋尴尬的够呛。

  “闺女,你咋来了?”赵前进赶紧放下手里的锄头说道。

  “爹,我娘说浇地太累了,怕你渴让我给你送水壶来了。

  ”说着,赵婷婷把手里的水壶递给了赵前进,然后拿着毛巾给赵前进擦额头上的汗。

  虽然赵婷婷一直没搭理李二蛋,但是她也并没有跟赵前进说起那件事,这倒让李二蛋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其实被李二蛋占了便宜,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赵婷婷也不想弄的全村人都知道。

  所以就没说。

  “闺女,刚才人家二蛋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理人家,你们咋说也是同学,这样多不好。

  ”李二蛋刚才帮着赵前进浇地,又忙前忙后的出了不少力,赵前进的心里觉得欠着李二蛋的人情。

  看见赵前进向着自己说话,李二蛋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前进叔,这事也不怪婷婷,她肯定是着急给你送水,没顾上和我说话。

  是吧婷婷?”李二蛋讨好的对着赵婷婷笑了笑说道。

  可是赵婷婷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不是爹说你,你看看人家二蛋多懂事,还替你说话呢!你还不给人家赔个不是?”赵前进继续说道。

  “爹……你怎么总帮着别人说话?”赵婷婷显然有点不情愿,赌气的一甩手扭过身去。

  却刚好看到了李二蛋那张笑嘻嘻欠揍的脸。

  想起之前的事来,赵婷婷狠狠的瞪了李二蛋一眼,娇俏的小脸上气的红一阵白一阵的。

  “赵婷婷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臭了点,不过等我把她娶过了门……嘿嘿!”李二蛋在心里嘀咕道。

  “你这闺女咋不听话呢?我让你给二蛋道歉。

  ”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赵前进显然有些不太高兴了。

  看着赵婷婷又气又急,左右为难的样子,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当然不可能真的让赵婷婷道歉。

  于是瞅准了机会说道:“前进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赵婷婷看着李二蛋那副装老好人的样子就来气,“死李二蛋,你还挺能装。

  ”“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让你也早点回家吃饭。

  ”赵婷婷依然是无视李二蛋的存在,说完就推着自行车准备离开。

  一见赵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点着急。

  可是又没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这时赵前进说话了:“闺女,你要是回去的话也行,正好骑车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驮动他吗?”赵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乐意。

  “我不沉,能驮动,实在不行我还可以驮你。

  ”还没等赵前进说话,李二蛋就够着够着的说道。

  骑着一辆车回去,指不定路上会摩擦出点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弃这个绝佳机会。

  “那就这么定了,闺女你先驮着二蛋走吧,我晚点自己回去。

  ”赵婷婷毕竟是个孝顺的姑娘,虽然她不明白老爹赵前进为啥突然对李二蛋这么好,但是见赵前进态度坚决,她也就只好点头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这臭小子给爹使了什么道,这坏蛋,一会儿我专门骑石子路,颠死你个小色鬼。

  最好把你裤裆里那两鸟蛋颠碎了,以后你对我也就死心了!”赵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车。

  “婷婷,要是你驮不动我的话,我驮你也行。

  ”“用不着。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完,就蹬起自行车,李二蛋赶紧坐在后座上,两人顺着麦田地头的泥土路向村里骑去。

  赵婷婷身上散发出的香气,随风飘进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让他一阵陶醉。

  “呸,不害臊,一个大小伙子,好意思让我一个姑娘驮着?脸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赵婷婷冷嘲热讽的说道。

  “我说驮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现在没人,赶紧给我滚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那可不行,是前进叔让你驮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带到家,我明天就告诉前进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说着。

  赵婷婷在他眼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欢故意气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会儿要是把你那条小腿和两个鸟蛋都摔碎了可别怪我。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道。

  大长腿猛蹬了几下车子。

  其实赵婷婷现在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正准备一会儿找机会惩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车骑出了麦田,四下无人,李二蛋的眼睛就开始有点贼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赵婷婷那柳条般的小蛮腰上。

  赵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衬衫,本来就有点短,蹬车子的时候她身子还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劲,衣服也跟着往上窜。

  整个白皙剔透的小蛮腰就全暴露给了身后的李二蛋。

  赵婷婷这丫头的小腰怎么长的?平坦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肉。

  一使劲,腰和屁股之间,还有两个性感的腰窝。

  而且腰细还不算,屁股还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儿子。

  这要是躺在炕上搂起来内个,肯定老得劲了吧?看着赵婷婷腰间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痒痒。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赵婷婷娶过门,天天晚上就枕着这小蛮腰睡觉,还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着,嘴里的哈喇子顿时流出来。

  刚好这时候赵婷婷一弯腰。

  李二蛋吓得顿时吸了口凉气,糟了,这下赵婷婷还不得发飙啊?“李二蛋你个臭流氓,你刚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着呢,赵婷婷就像触电似的一激灵,似乎感觉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动,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愤怒的将自行车停住。

  然后跳下来吼道:“李二蛋,你个大变态,看人家长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还把那……那种东西……弄在……你恶不恶心啊?”赵婷婷此刻已经气疯了,抬起脚就奔李二蛋踢过来。

  “婷婷,你误会了!刚才是天太热,汗水滴下来了。

  你该不会是想成男人那东西了吧?婷婷,你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啊。

  ”李二蛋赶紧一躲。

  然后信口胡说着。

  “你……”赵婷婷气的语塞。

  “我怎么说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龌龊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裤子整整齐齐的,应该是没撒谎。

  赵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对我有什么企图,我发誓绝对会打断你,让你做太监。

  ”扔下一句狠话,赵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车,李二蛋则又死皮赖脸的坐上了后座。

  对于李二蛋这样的无赖,赵婷婷也是有点无语了。

  无奈老爹让她送李二蛋回家,赵婷婷也只好忍着气,继续驮着李二蛋往回骑。

  “婷婷,跟你商量个事呗,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时候,别一口一个臭流氓的行不?让村里人听见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给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凭你还想弄我??做梦吧!说出去村里都没人信。

  ”赵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说道。

  这时,赵婷婷蹬着自行车一拐弯,进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个穷村子,也没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机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垫,平时步行还好,要是骑着自行车,好人都能颠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个臭流氓,看我一会儿怎么把你颠成软脚鸡。

  看你还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着,赵婷婷故意专挑坑洼不平的路骑。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这骑的什么路啊……”赵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没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惨了,坐在铁架上,屁股都快颠成八瓣了。

  这下可把前面的赵婷婷乐坏了,她憋着笑,心里总算舒坦了一点。

  “我说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骑吗?这么颠,你自己不(啊啊……)难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颠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来的声音,赵婷婷实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声音像银铃般清脆。

  “该,活该,让你整天想着占我便宜。

  哼!”赵婷婷刚说完,突然惊呼了一声。

  自行车的前轮一下压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赵婷婷差点没扶好车把。

  连自行车都差点颠飞起来。

  车后座上的李二蛋实在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下子紧紧的搂住了前面赵婷婷的小蛮腰。

  否则他就飞出去了。

  “好软!”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3180.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132.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01.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325.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381.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3351.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