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騎 乘 位 av,新手必看

“在这里不方便,去我家好不好?”女人的声音在祝少杰耳边响起,呵气如兰,祝少杰只觉得再次昂首挺立,情不自禁地向女人点头示意。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

  这是祝少杰刚刚涉足医道就把这个奉为真理,否则也不会在这香艳刺激的寡妇村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可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克制不住自己。

  女人的手指轻轻挑起祝少杰的下巴,娇滴滴道:“跟我来!”祝少杰忍不住迈步跟着她往前走,香气萦绕在他的周遭,闻起来就有一种让人迷醉的感觉,可是祝少杰总觉得这香气之中还有一丝臭味。

  月光之下风姿绰绰的身形就如同狐妖一样,祝少杰就跟在后面,口水都差点没流出来。

  而女人竟然把他带到了村西头。

  村子原本是文革时候用来关押牛鬼蛇神的牛棚,不过后来被废弃了,那里还有一口古井,平日里没有人去那里,附近也没有几家住户,住着几家老头老太太。

  祝少杰之前来过这里,给老头老太们检查过身体,所以虽然是不常来这里,可是他还是记住了这个村里最荒凉的地方。

  “你们家到底在哪里,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到?”祝少杰忍不住问。

  听到这句话,女人嫣然一笑回过头:“死鬼,怎么这么性急,我家里没有水了,你给我打桶水来我洗洗澡好不好?”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点点头,现在他有一种混沌的感觉,自己似乎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他走到井前面,井上压着一张青石板。

  这块青石板厚度足足有将近一尺,重量也得有四五百斤,可是祝少杰毕竟是年富力强,蹲在那里,双膀用力,竟然直接就把青石板掀了下去。

  这里还有摇水的辘轳,只需要把这个打水的桶放进去,然后就可以打水上来,本来他记得这里的水似乎是已经枯竭了,可是今天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辘轳放进去以后,可以看到水桶打出来的一阵涟漪,里面还有鱼正在游弋。

  祝少杰看到这鱼,心生好奇,原来都说这古井有鱼,为了防止有人投毒,可是从来未曾见过,而这一次可是真正的看到了。

  他趴在井沿往下看,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怎么还趴在井边了啊?”是那个女人的声音,祝少杰起身就想要解释,可是就在这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阵灼烫,就在这时候,他的肩膀上搭上一个脑袋来,祝少杰看了一下井底,竟然顺着水面看到自己的肩头趴着一个脸部腐烂的女人!因为之前爆发山洪,这里水位比较高,而且今晚夜光明亮,看的非常清楚,自己肩头搭着一个女人的脑袋,此时还探着脑袋看着自己,眼眶里还有一只蛆虫进进出出……看到这一幕,祝少杰差点没有吐出来。

  “怎么了,走吧,咱们回房间吧。

  ”女人说着,站起身拉起祝少杰,在起来之后,祝少杰看到女人的脸重新变回原样,千娇百媚,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

  祝少杰那被迷惑的心顿然清醒了很多。

  “那个,我突然想起卫生所的门还没有关,你等我去把门关了我就回来。

  ”听到这句话,女人脸色骤变,紧接着一把抓住祝少杰的肩膀,然后直接亲吻上去,嘴唇带着蠕动的感觉,腐臭的味道直冲鼻子,祝少杰当即差点没有吐出来。

  勉强把女人推出去,就看到女人的脸已经腐烂,因为自己刚才的动作太过巨大,导致女人的一只眼球从自己的眼眶里滑落出来。

  而女人的嘴唇因为腐烂已经肿胀成半透明,里面隐约还有蛆虫正在蠕动。

  看到这一幕,祝少杰是真的没忍住,靠在井沿吐了出来。

  井沿并不是太高,也就是到他的大腿位置,他这么一退,一下子坐在井沿上,这时候,这女人突然冲过来,伸出枯瘦的手直接掐住祝少杰的脖子,就要把祝少杰往井里推。

  祝少杰一只手扶着井沿,另一只手只觉得自己的胸口灼痛异常,他伸出手扯开衣领,衣服这么一扯,那个装着鬼医十三针的盒子啪嗒一声掉在外面,盒子竟然就被摔开了。

  里面的钢针刚刚见到月光,顿时折射出一阵刺眼光晕骤然打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惨叫一声直接飞了出去,而祝少杰也从井沿上滑落下来,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等到祝少杰醒来,发现自己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鬼医十三针还在自己的枕头下面,而屋里屋外,丝毫没有行走过得痕迹。

  “昨天可能只是一场梦!”祝少杰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可却没有想到刚起来就感觉脖子一阵酸痛,就好像是整条脖子都要被扭断了一样。

  他下床拿起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这才发现脖子上面赫然有两个紫黑色的掌印。

  难道昨晚的事是真的?深深叹了口气,他拿起手里查了一下这种情况,结果网上最权威的结果就是离魂,魂魄离开身体,没有人正常的判断能力,却有趋吉避凶的本能。

  就在他还在考虑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少杰哥,你醒了吗,我来上班了。

  ”祝少杰应了一声,在自己房间的衣柜里拿出一条围脖系在脖子上,然后走过去打开门。

  今天袁小玉来的特别早,祝少杰把她迎进来,然后开口问道:“怎么来的这么早,这可不是你的日常作息规律吧!”袁小玉点点头:“少杰哥,我昨天晚上回去问过我妈,问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皱起眉头,拉出一张椅子,也顾不得洗漱,对她道:“你先说说,有什么样的发现。

  ”袁小玉坐在那里清了清嗓子:“我妈说,我们村里的男人只要出去结婚,以后永远都不回来,可以活的好好的,一点阻碍都没有,可是如果就在村子里结婚,那么不出意外第二天就会暴毙而亡,我爸妈那时候在外面生下我和我哥,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等到他们两个重新回到村子里,我爸只活了三天,就和其他村民一样的结果了。

  ”听到这里,祝少杰点点头,合着诅咒不是在个人身上,而是存在于这个山村里,脱离山村,就可以脱离诅咒的范畴。

  祝少杰摇摇头,没有继续考虑这些烧脑的问题,既然是出现在山村里的诅咒,那问题就是出现于这个山村里,可是这寡妇村,水不浅啊。

  下午的时候,卫生所才来了今天第一个病人,是村里的王明秋,开超市的一个寡妇,据说也是外村的人,嫁到这里来的。

  只可惜不过二十五六岁就做了寡妇,让祝少杰也忍不住叹惋。

  “原来你在啊祝医生,我前两天就想要来找你,不过一直没有空出时间,还是今天才有时间过来。

  ”“原来是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祝少杰看着身材像小辣椒,穿着惹人眼球的王明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开口问道。

  看到祝少杰这个模样,王明秋捂嘴轻笑:“在这里说话不太方便,还有小姑娘在这里呢。

  ”祝少杰点点头,把她带进房间里,王明秋坐在诊断台上,开口道:“祝医生,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来那个了。

  ”听到这句话,把祝少杰听蒙了,祝少杰皱着眉头开口道:“王姐,你说什么好长时间没来了?”“哎呀,就是那个,那个大姨妈啊!”王明秋说到这里,脸羞得通红,开口道。

  祝少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可能是宫寒,我需要针灸。

  ”“针灸啊,那是不是还需要几个疗程才行啊,我那个超市平常走不开人,你看看能不能给我开点药,要不我先吃点药试试!”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放心吧王姐,就算是针灸也就是一次就可以了,你等我去取针,你把衣服脱了,躺在这里等我。

  ”祝少杰说着,转身就要走,王明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还要,还要脱衣服啊,那需要针灸哪里啊!”“宫寒,自然是针灸会阴除去寒毒啊,医者父母心,我在我这里就只是病人,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吗?”虽然王明秋不太好意思,可是毕竟是一个寡妇,总也不来月事,好说不好听,更何况她还和婆婆住在一起,平日里根本不方便。

  她抿着嘴唇,慢吞吞的脱下衣裤,只剩下亵衣,然后满脸通红的躺在诊断台上,两只手也不知道应该捂脸还是捂胸,反正是感觉放在哪里都不合适。

  终于,祝少杰拿着装载着鬼医十三针的盒子走了进来,刚进来,只是有意无意的往诊断台上瞟了一眼,鼻血就差点没有流出来。

  王明秋穿着的是一套亵衣,紫色的,而且亵裤还是蕾丝的,像隔窗看物一般,有一种朦胧的美感。

  因为害羞,所以她的身体屈起来,双手捂着脸,不敢看叶杨,而她现紫色的胸衣已经有一些松散,可是她却浑然未觉,看样子应该是实在是太害羞了。

  祝少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对王明秋开口道:“王姐,你翻过身来,我要开始针灸了。

  ”听到这句话,王明秋嗯了一声,然后翻过身,还是不好意思看祝少杰。

  “需要在谭中下针!”祝少杰说着,红着脸对王明秋道:“王姐,贴身衣物也应该脱下来!”“阿?贴身的也要脱?”祝少杰点点头:“必须要脱,要不然我找不好扎针的位置!”“那好吧,那你转过去!”王明秋说完,手已经伸到背后去解胸衣的肩带,还有亵裤,细细碎碎的声音让祝少杰的喘息都开始粗重起来,终于,胸衣褪去,王明秋开口道:“转过来吧!”祝少杰刚转过来,就看到王明秋的手捂着自己前面,两条腿交叠在一起。

  “王姐,我要开始了,你的手拿开!”祝少杰说着,用手托住王明秋的一只那个啥,正好一个手掌大,手中捻起一条钢针刺进她的谭中穴,王明秋吃痛,抿着嘴,轻轻哼了一声,白嫩的脚丫都舒展开来。

  身体舒展,声音里除了三分痛苦,竟然还有七分满足。

  这种情况下,最痛苦的不是王明秋,而应该是还在扎根的祝少杰才对。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从盒子里拿出第二条鬼医针。

  “还需要理由按摩乳中穴来刺激宫缩,排毒,不过这是后续的手段,王姐,你忍着点,我还需要继续扎针。

  ”祝少杰说着,第二针刺在小腹位置,然后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紧接着弯下腰,在会阴的位置刺下第三针。

  这个位置比较尴尬,毕竟是女人的秘密花园,祝少杰咽了一口口水,呼吸变得更加粗重起来。

  还有一针在头顶百会穴,这一针必须要柔和,要不然可是会把人扎死的,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手中的长针慢慢的刺进去,用手一点点的捻,丝毫不敢用力。

  “怎么样,王姐?”祝少杰刺下这根针之后,对王明秋问道。

  “还好,就是有些热。

  ”此时王明秋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微笑,眼睛里充满了陶醉之色。

  “王姐,还需要按摩,你忍着点!”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王明秋开口道。

  这乳中穴是正在一双高耸中央,别说是针刺,就算是重击都不行,只能用手来按摩,本想让袁小玉来,可是她把握不好尺度分寸,可能会起到反作用,所以只能自己来。

  祝少杰温热的大手直接搭在那一对胸上面,王明秋右手食指放在嘴里不断的噬咬,在祝少杰的手搭上来的时候,她忍不住轻哼出声,手指从嘴里(瓶子塞下体小说)脱落,一丝晶莹的唾液拉出一道长长的弧线,说不出的万种风情。

  祝少杰现在已经不敢看这一幕,他侧过头,只是经受不住这娇吟声的激荡,分身早就已经抬起头来。

  而他的双手还在不断的用力轻抚,只有这样才能开阴排寒,而在大手不断的律动下,王明秋逐渐被送上一个顶峰,紧接着双脚用力伸出,腰部下压,与此同时翻起白眼,气息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手中的一双高耸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祝少杰清晰的闻到一股带有腥气的味道传了过来。

  祝少杰忍不住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这针灸不过十几分钟,没想到竟然这么累,闻着手上的奶香味,祝少杰摇了摇头,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王明秋的身上,盖在胸口的位置。

  “你在这里休息休息吧,王姐,我还有其他的病人需要处置,我先去忙一下。

  ”刚才按摩结束以后,祝少杰就已经将处于王明秋谭中,小腹,会阴和百会四个位置的银针拔了下来。

  宫开,排寒,一切都已经结束,祝少杰才不愿意在这里继续经受这种尴尬的感觉。

  等他走出去,就看到袁小玉坐在那里,脸色通红,看到祝少杰也不说话,只是白了祝少杰一眼。

  “你是不是偷听偷看了?”看到袁小玉这个模样,祝少杰脸色一冷,开口问道。

  看到祝少杰突然认真,袁小玉立刻服软了:“不是我故意看的,是,是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我没把卫生所的大门关起来,村民还得以为是怎么回事呢。

  ”祝少杰点点头:“行吧,也不怪你,不过你现在去把门打开吧,万一还有其他的病人来的话一直关门可能会耽误事。

  ”袁小玉应了一声,然后走过去打开门。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口,女孩子身材高挑清瘦,可是小腹却有微微隆起。

  祝少杰皱着眉头仔细确定了一下,确定这的确不是肝腹水,而是怀孕,为了保证女孩子的清誉,便开口道:“那个,小玉,你回去问问你嫂子今天怎么没来,然后一会回来告诉我。

  ”袁小玉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本来她还不想回去,可是想起刚才那诊断台上香艳羞人的场面,她的脸没来由的红了:“那我先走了少杰哥,一会我再来。

  ”袁小玉说着,飞也似的逃离这里。

  就在这时候,王明秋从房间里红着脸走了出来:“那个,祝医生,啊,原来你这里还有病人,那我先走了,晚上去我家里吃饭,我得好好谢谢你。

  ”王明秋脸色潮红,衣衫不整,看到祝少杰身边的小姑娘,本来想说话的话似乎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干巴巴的说出一句要请客吃饭,然后就走了。

  祝少杰见两个女人都已经离开了,他开口道:“已经显怀了还不在家里安胎,怎么还出来抛头露面,你婆婆难道还不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儿戏吗?”祝少杰让女孩坐在那里,声音里已经充满了清冷。

  医者父母心,见到那些对自己身体都不爱惜的病人,祝少杰会比他们家人还要生气。

  “我,我是来堕胎的。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差点没气死:“堕胎?你才多大?身体还没有成熟,想要堕胎就需要刮宫,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还是要堕胎,要不然我会成全村的笑柄的。

  ”祝少杰摇摇头:“你的脸面重要还是你的以后重要,这还用我告诉你吗?而且就算是你想堕胎,也得去大医院堕胎,你来我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孩子他爹。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那么多钱,我想让你帮我堕胎!”

  我们身边不乏对男人明察秋毫,对婚姻了如指掌的所谓情感高手,分析起来都是一套一套,但这些姐妹们却往往成了剩女或者遭遇婚变。

  也许,真正的看清是看清我们彼此都是不完美的、会犯错的平凡人,如果看清的结果是不原谅、不包容,那还不如糊里糊涂,因为我们的终极目标不是看清婚姻,而是获得幸福。

    看清婚姻让我不敢走进围城  在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在开始幻想婚姻。

  虽然那时候不懂结婚到底是什么,但是穿婚纱、漂漂亮亮地结婚对于我来说,曾是件无比美妙与幸福的事。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触到了更多的人,我离婚姻近了,却发现婚姻并不如同我想像般那样华丽与简单。

    我的表舅俨然是我们家族里的精英,我从小就把他当做以后择偶的标准。

    但作为亲戚,我很少见到他领着舅母出席什么正式场合,而是常有一个年轻女子相伴,后来明白了,这是他的女朋友。

  实在想不到,已婚的人竟然也可以有女朋友,但是周围的人也都心照不宣习以为常。

  这还不算最让人震惊的,最近,他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小女孩,更年轻,稚气未脱,醋性很大。

  经人点拨,我明白了,这是个小四。

  看清不如糊涂 婚姻少计较才幸福  表舅已近不惑,有点小事业,很多繁琐的事情要处理,再加上父母、老婆、孩子,还有那一堆已知或者未知的红颜知己,可他还是乐此不疲,把他那多情的种子撒了出去。

  有人问他,你老婆知道你在外面有人?蔚然回答说,可能不知道,可能知道也当做不知道,但是我还是刻意在瞒她,我觉得这是对她的尊重。

  听听,这就是对发妻的尊重,这就是婚姻。

    婚姻对他有震慑,让他每次把与情人们的短信和通话记录在回家之前删干净,但却无法阻止他每天深更半夜回家甚至彻夜不归。

  按说,表舅和舅母是有感情基础的,两人相识于大学校园,自由恋爱,也曾甜甜蜜蜜,大学毕业就马上结婚了,共患过难,没想到却走进了这样的婚姻怪圈,可能两人因为有孩子,也就走一步算一步了。

  表舅说他不会离婚,不过如果老婆发现了什么执意要走,他也不会拦着,但是,他不会选择第二次婚姻了,他觉得自己不适合婚姻。

  这话听得我一身寒意。

  看清不如糊涂 婚姻少计较才幸福  我们还有两个同班同学结成一对儿的,二人是初恋,新婚不到两年,看上去是羡煞旁人。

  可是,妻子静却在一次和我聊天中说后悔自己就这样嫁了,感情很重要,他们有感情,可是物质也很重要,她已经开始无法忍受贫瘠的婚姻生活了,甚至开始留意有可能发展新感情的成功异性。

    上面的那两件事对我这个局外人打击很大,让我还没有走入婚姻却已经开始恐惧婚姻了。

  第一件事情让我发现婚姻中的忠诚实在难以保证,第二件事情让我觉得婚姻中感情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可是,结婚不就是因为要对彼此忠诚,只选择对方一个伴侣才达成契约的吗?结婚,不就是因为感情太深了,想永远在一起才形成的吗?这些疑惑让我在悲观的小圈子里绕来绕去,有些走不出来。

  坚贞与美好的婚姻似乎是不存在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才有勇气走进那不可揣摩的婚姻。

  看清不如糊涂 婚姻少计较才幸福  缺心眼的幸福生活  老话说,结婚前要睁大眼,结婚后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这个人,按老公的话说就是缺心眼。

  结婚前使劲睁大我的小眼睛挑,但挑的老公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反正,爱情冲昏了我的头脑,我就已昏了。

  但我们的婚姻并不被亲戚朋友看好,因为我老公是凤凰男。

    话说成了一个家,经济就是命脉。

  我们家,我老公家,都是女人当家,所以我的小家也是我管钱。

    可是我从小娇生惯养,工作后又是月光,现在既要供房,又要储蓄,我哪里有量入为出、精打细算的本事啊?没几个月,家里就出现财政赤字了。

  老奸巨猾的老公趁机剥夺了我的财政大权,亲自管起账来。

  看清不如糊涂 婚姻少计较才幸福  老公的持家能力显然比我强,我们不但顺利供了楼,还慢慢有了些储蓄。

  平常,我要买什么东西就伸手跟他要,他虽然絮叨几句,我也当没听到。

    我们也会给他老家寄钱寄物的,老公以前爱面子,老乡亲戚开口,他都不好意思拒绝。

  不过,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老公因为自己管家里的钱,千斤重担压肩上,按月要付的种种费用都在心里,反而渐渐改了他好面子充大头的习惯。

    婆婆过60岁生日,我们寄了两千元钱,背地里,老公又多寄了一千元。

  汇款回执他没放好,我洗衣服发现了,索性扔到垃圾篓里,就当没看见。

  我想,跟他吵一架吧,反正钱都寄走了,索性睁一眼闭一眼,反正老公多支出了小家的钱,他自己得想办法精打细算地弥补回来。

    儿子一岁多时,我忽然发现,自从怀孕,好像跟老公的话越来越少,老公也不怎么喜欢在家待了,经常加班到好晚,在家也是手机不离身,夫妻俩以前那种甜蜜融洽好像已经一去不返了。

  有天晚上,他居然躲在厨房阳台上讲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我问他干吗那么神秘,他也随便支吾了过去。

  正好那时候,电影《手机》正在热播,一个想法闪过我心头:他不会是有婚外情了吧?看清不如糊涂 婚姻少计较才幸(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福  可是,也不像啊,老公人品不错,没有花心记录,依然勤快,操心,家庭开支安排得井井有条,经常给我父母电话,对二老关心有加;对孩子也细致耐心,一跟孩子玩就笑得满脸菊花,这么敬业爱岗,应该没啥大问题吧!  我按捺自己的好奇心,没有学电影里的女主人公,跑去查他的电话,久而久之,这事就让我给忘了。

  转眼间,儿子已经上幼儿园了,我的工作也度过了压力最大的一段时间,轻松不少,不知不觉间,我们好像走过了那段冷淡压抑的日子,又开始腻歪起来了。

  有天周末,孩子被姥姥接走了,我俩又重温二人世界,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连续剧,剧中正演到一个女人发现了丈夫婚外情,一场大战旋即开始,我没心没肺地边看边笑。

    正看得热闹,老公忽然在旁边倩女幽魂般叹口气说,婚外情,真是没意思的事情!我接话道:你尝试过啦?  老公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跟我坦白了一段他的精神出轨。

  原来,在我怀孕生子的那段时间里,老公的初恋情人来到了我们所在的城市工作,好多事情都找老公帮忙,一来二去,俩人有点爱火重燃的意思。

  当时,老公也非常矛盾,在家庭和所谓真爱之间徘徊不定。

  老公说,幸亏你迟钝,又大度,不对我穷追猛打,给了我一段思考的时间把问题想清楚,把心猿意马的心思拢回来。

  要是你像电视剧里这个女人这么明察秋毫,还一点委屈不受的话,嗨,真不敢相信事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呢!看清不如糊涂 婚姻少计较才幸福  我倒吸一口冷气: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家庭居然经历了这么一场重大的危机!我从沙发上蹦起来,提溜着老公的耳朵训斥道:再敢东张西望,看我不抓破你的脸!老公甜言蜜语地安抚我:老婆,你这么缺心眼,我咋能欺负你呢?  我的婚姻生活可能就应了傻人有傻福的道理吧,反正到现在为止,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的。

    我觉得爱情这件事是最没有道理可言的,所以根本就没有看清这回事,反正我没看清,也从没想着看清。

    人总是变化的,为什么费脑筋去思考一个永远在变化的东西,会很累的。

  我只知道,目前我很幸福,以后的事情我不去想,遇到了再说吧,看清楚有那么重要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6358.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692.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612.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0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267.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165.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062.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2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