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色情 影片,新手必看

施完肥,洗了把手,张大头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边,这一闲下来花花肠子就跟着起来。

  脑海里李桂兰和刘翠儿的身影交替出现,要说两个人他都抱过捏过,李桂兰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刘翠儿也不是没有优点的。

  她骚啊,手段儿可懂得撩人,张大头可是深有体会。

  而且还差点就吃上了,对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过一想起李桂兰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离观摩过,又趁按摩时丈量过手感。

  那感觉……确实没得说,单单是这一个背影就及得上刘翠儿了。

  正举起两只手把两人作比较呢,棚子的油毡一下被掀开,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钻了进来。

  张大头眼睛一亮,“咦,翠儿婶,咋这会儿过来呢?”心里却是不由暗笑,就猜这婆娘铁定会为了王梅梅的事过来。

  不说别的,她为了跟自己整那事儿,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这个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来,哪会肯让王梅梅这臭丫头坏了自己的好事。

  刘翠儿却是往他身上一凑:“哪有给婶儿干活不给饭吃的道理,那丫头不懂事,被我给训了一顿,瞧给你带腊肉来了,还热着哩,快吃吧!”边说,边把那竹篮子给放下来,里边的大碗掀开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阵腊肉的香味儿。

  张大头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这还有啥好说的,你家那丫头眼光可高着哩,俺还是不伺候了,这活儿你还是找别人干吧。

  ”“可别……”刘翠儿一听顿时就有些慌了,就她给的那点儿钱其实还是少了的,要是请两个人干上个几天,钱翻几倍不止,还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头屁事不懂,净瞎搞,嫌钱少婶儿给你再补上,可千尤别摞担子。

  ”“咱谁跟谁,钱的事还好说”张大头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闺女说得就跟像是给我施舍一样,俺张大(俩性故事)头虽然穷,可也是靠自己力气吃饭的,到哪儿不能干,凭啥让她作贱,就凭这俩钱?”“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担待着点儿”刘翠儿却是把胸一挺就贴在张大头身上,“这不,婶儿一听说这事,不就立即切了腊肉来给你送饭补偿来了。

  ”张大头感受着两团贴过来的水球,心说你这补偿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这会儿晚上还要跟李桂兰约会呢,却是不再急着吃这婆娘。

  瞧他这无动于衷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刘翠儿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钱就有人干,可是她活这么大,就见了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家伙。

  睁着眼睛都是这号玩意儿的影子,却又能到哪里去再找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样了,还要不要通了?特别这几回的接触,又摸又亲的,最是直观地体验过这号宝贝的特异之处。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头闯出来的祸,女儿不懂事,自然得自己这个做娘的给补上喽。

  当下直接伸手就扒拉着,拿过水瓶往上一浇,搓了搓也顾不上气味儿,张嘴就趴了上去。

  哦……张大头正被她搓得有点儿受不了,突然被这么一下袭击,正个都缩了一下,“婶儿,你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会儿,刘翠儿才抬起眼儿:“这是给梅梅赔罪的,这下你可满意了吧。

  ”张大头朝着小头努了努嘴,“哼,摊上这么个闺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赔哩!”刘翠儿却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递到面前,“快点儿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说着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头去。

  “呼……呼,还行……不错,这腊肉就是够劲儿……咝……”张大头边吃边看着刘翠儿也在低头吃,没想到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点儿芥蒂也就烟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刘翠儿这婆娘这么卖力赔礼,看来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间去赔礼道歉。

  还没等张大头将最后一块肉给咽下,刘翠儿倒是先吃完了,她捂着嘴将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边上儿吐了一口粘糊糊的东西,这才扭着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边的张大头则是一下瘫在了床上,这一顿吃得,就别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还想拉着刘翠儿把之前没干完的事干完,她却急着回去,这趟是专门出来给他送饭赔礼道歉的,可不能出来太久了。

  一想到她这趟专门跑出来给自己补偿,张大头这会儿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还有李桂兰咧。

  反正瞧这婆娘已经飞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这一时半会,或许就跟老王头说的一样,对付婆娘就像钓鱼一样,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东西。

  张大头嘴上哼着小曲儿,躺在这张小床上休息了会儿,这才又爬起来继续收麦子。

  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车把麦子给推回去晒场上,都已经是九点钟了。

  这会儿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静,许多屋子里都熄了灯,他耳朵尖,不时能听到压抑的哼哼唧唧的声音。

  一听就知道是不正经的事儿,不过接下来自己也该去做点儿不正经的事了……来到李桂兰家的时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经睡下去了。

  这下他就傻眼儿,这黑灯瞎火的,难道悄悄摸进去,可这样会不会被当成贼了。

  李桂兰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几个兄弟挨在一起的,还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墙壁隔着。

  这一嗓子喊出声,还不炸了窝去。

  这会儿李桂兰家虽然黑了灯,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还有一户亮着,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确认没人之后这才悄悄接近门口。

  然而沿着墙围绕了半圈,来到后边的窗户上,张大头可是知道这窗户里面就是李桂兰睡的房间。

  用手在窗户上轻轻敲了两下,里面就传来了一点儿动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这才退后两步躲在墙角下边。

  房间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窗户轻轻被推开一道缝隙,一张俏脸儿就出现在上边。

  可不正是李桂兰是谁,这会儿正一脸谨慎地四处张望呢,瞧这模样儿莫不是怕鬼。

  “谁?”李桂兰压着声音问。

  “嫂子,是我张大头!”张大头从墙里站起来。

  李桂兰明显瞳孔一缩,然后拍打着胸脯有些慌乱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还来这儿干嘛?”当然是来找你干点儿不正经的事咯,不过根据张大头的了解,李桂兰可不是像刘翠儿那样的骚娘们。

  心里头保守着呢,可千万不能吓着她,得一步一步来。

  就像老王头说的,叫循循善诱,“我是来拿衣服的啊,顺便来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说累了,顺便在这儿休息一下。

  窗户里边的李桂兰隔了好几秒才出声,“衣服我还没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给你送过去,现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还是赶紧休息吧。

  ”说完好像就离开了窗户,张大头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临头就怂了呢。

  这可怎么办,总不能硬来吧,靠!这不玩儿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没和刘翠儿干上,专门留着晚上用的,你这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张大头心里全是不甘,脑子里胡思乱想,站了好一会儿身子都没有动一下。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也不知过去了几分钟,只能生着闷气转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听到前边的门吱呀地响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动,回头就听到一个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正是那李桂兰,她身上穿着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边,下边还露出来一截肚脐儿。

  随着走路,上面两颗小点随着上下滚动而在小衣上下划着,即便是这黑灯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头?”李桂兰隔着好几米压着声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来了?”张大头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和欣喜,心里头全是失而复得的惊喜,难道是她终于下定决心想通了?“那个……既然来都来了,就这么回去也说不过去,还是进来坐坐吧……”李桂兰声若蚊蝇地道。

  “好哩!”张大头可就盼着进屋呢,当下喜不自禁连忙答应。

  李桂兰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才踮着脚尖儿走在前边。

  

武氏姐妹闻言粉脸顿时就红了起来,但也不得不承认老爸的话有道理,她们在年轻一代当中算是难逢敌手了,除了李一龙那个在武学上特别有天赋的人之外,她们可是在H市横着走的魔女。

  但是一遇上白玉京这样的高手,她们发觉就算是白玉京站着不动让她们打,她们都没有办法伤到对方。

  “武世荣!你给我滚出来!”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个犹如雷霆一般的声音。

  一听这声音,武世荣脸色顿时就变了:“不好!是了因和尚来了。

  ”吴希皇心头也是一沉,心道了因和尚都找到武家来了,那是不是白玉京在李家栽了跟斗,所以李家现在找上门来算账了?“是祸躲不过,咱们出去吧,只怕会有一场恶战了,晓慧晓彤!你们迅速从后门离开武家藏起来。

  ”武世荣推着两个女儿让她们赶紧走。

  武氏姐妹倔强地摇头:“爸!一家人就要生死与共,我们绝不会走的!”武世荣知道女儿的脾气,那是说一不二的,闻言只好长叹一声:“罢了!先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再说吧!”他与吴希皇抢先走了出去,就见大门外,断了一臂的李振峰正与一名身材魁梧胖和尚站在一起,满脸仇恨地盯着他们。

  “武世荣!你可真狠,从哪找来一个野小子废了我一臂,估计这会儿我夫人和儿子也都被他给废了,这笔账我要向你讨还!”李振峰阴冷地说道。

  他被白玉京废了一臂逃跑之后,第一时间找到了正好云游到H市,就住在三门寺的师兄了因和尚,然后满腔仇恨地找到了武家。

  武晓慧(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见状心头却是一喜,看样子白玉京是真的打得李家低头了,自己不用再嫁给李一龙那个人渣了。

  但是眼下怎么办?那个和尚一脸凶相,一看就不是好惹的,灾难也要降临在武家头上了。

  了因和尚一看到武氏姐妹,顿时双眼冒光,紧盯着姐妹俩,满脸尽是贪婪之色。

  武氏姐妹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悄悄地藏身到武世荣与吴希皇身后去了。

  “武世荣,只要你肯把你的双胞胎女儿交给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武家,要不然,今日我就要覆灭武家,并抓走这一对小美人,哈哈哈哈……”了因和尚垂涎三尺地大笑道。

  武世荣自然不可能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了因这个大淫魔,宁可是将自己女儿嫁给李一龙,要是让了因得手,必是女儿的终身恶梦。

  “了因!你的修为现在已经突破到了宗师境界了吧?一代宗师也行如此龌蹉之事,不怕被世人耻笑吗?”了因冷笑:“武世荣,别企图拿世俗的伦理道德来激我,完全没有用的,老衲就想要你的一双女儿,逍遥快活才王道。

  ”武晓慧娇喝道:“我们就算是自杀也不会让你这酒色和尚碰一根汗毛的。

  ”武晓彤也跟着说:“不错!我们要拼命,你这贼和尚尽管放马过来吧!”“拼命?哈哈哈……就凭你们几个么?拿什么来和老衲拼?看样子你们还不死心啊!也许,老衲一向喜欢用强的,那就先杀了碍事的人,再抓走美人尽情享用好了,哈哈哈……”了因和尚说着,张开蒲扇般大的巨掌,一掌就向武世荣拍来。

  武世荣与吴希皇对视一眼,很默契地一齐出手,联手全力迎击了因和尚。

  “轰……”三人劲力相撞,了因和尚纹丝不动,而武世荣与吴希皇则是倒飞回来,全都口吐鲜血,显然是内伤不轻。

  “哈哈……哈哈哈……真是不堪一击!”了因和尚大笑着,胖大的身子却快如鬼魅一般,一闪就向武氏姐妹抓来武氏姐妹见自己老爸也受了伤,了因和尚果然不是他们能对付的,正想要自拍天灵盖自杀,但了因和尚速度太快,还没等她们举起手来,就被了因掠到面前,挥手间就点了她们的穴道,然后被了因一手一个给抓住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人间极品啊,还是双胞胎,太有趣了,老衲今天要快活快活!”武世荣与吴希皇忍着伤上前来搭救,却被了因一脚一个又踢飞出去,受的内伤也更重了。

  “师弟!这两个废物就交给你处置了,等我今天快活够了,再帮你找那个打伤你的臭小子报仇!”了因和尚说着,抓起武氏姐妹转身就飞掠而去。

  忽然,一条人影从一侧电闪而至:“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来人一掌向了因和尚后背拍去。

  了因感觉到来人实力强劲,也不敢大意,只得松开武晓慧,以单掌迎敌。

  “砰!”两人硬碰硬地对了一掌,各自都被对方的掌劲震退,不过了因只退了五步,而来人则是退了十步。

  “白玉京,快救我妹妹!”武晓慧看清来的是白玉京,急忙大叫起来。

  白玉京内心也极为惊骇,想不到这个胖和尚实力这么强,至少也是宗师初期境界,自己实力明显要逊了他一筹。

  了因和尚同样吃了一惊,眼见白玉京如此年轻,竟然能和自己硬碰硬,实力也非同小可。

  “放了我的女人!”白玉京深吸一口气,抖手拿出匕首,一挥之下变为长剑,剑身凝聚着骇人的寒意,瞬息之间向了因刺出了十几剑。

  了因以一只铁掌迎敌,不停地拍击在剑身上,两人都是以快打快,转眼之间就交手数十招,他左手还抓着武晓彤不放,竟然也能和白玉京打成平手。

  白玉京也是越打越心惊,了因的实力比他强了一筹,自己已是全力出手,却还占不到半点便宜。

  “老衲急着快活,不陪你这小娃娃玩了!”了因感觉到白玉京的剑法精奇,特别是剑上的寒意令他都忌惮不已。

  真要拼命打下去,就算自己能杀了白玉京,那也要付出重伤的代价。

  他可是来找女人快活的不是来拼命的,所以他快速拍出几掌将白玉京逼退,然后挟着武晓彤飞掠而去。

  “哪里走!不放了我女人你休想逃得了!”白玉京身法比他还要快,瞬间就追了上去,两人一边打一边飞掠,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白玉京追着了因和尚,也不管惊世骇俗了,就在大街上一追一逃,追追打打,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条街,追了多少里地,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郊外。

  因为白玉京的身法更快,了因和尚始终都没有办法摆脱他,但了因和尚武功了得,白玉京也奈何不了他。

  在郊外又追了数里路,了因和尚还抓着一个人,也累得够呛,见无法摆脱白玉京,大怒之下一把将武晓彤扔在一旁,想要全力先将白玉京击杀了再说。

  “不知死活的东西,老衲先料理了你再享用你的女人。

  ”了因和尚脸上凶相毕露,全身忽然被一阵金光所笼罩,双掌更是金光大盛,衣衫无风而舞。

  “让你尝尝大力金刚掌的厉害!”了因和尚沉喝一声,双掌瞬间拍出漫天掌印,一路激得沙飞石走,排山倒海一般横扫向白玉京。

  白玉京长剑瞬间斩出数十剑:“冰封千里!”刹那之间,但见一堵冰墙陡然出现在两人之间,了因和尚的掌印悉数轰在冰墙上,冰墙碎散,而他的掌印也全部消失了。

  “刷刷刷刷……”碎冰之中,白玉京身形电闪,人剑合一,瞬间刺出千万道剑影,剑气疑这实质的薄冰,将了因和尚笼罩在其中。

  了因和尚僧袍扫出一阵阵狂疯,将所有的冰剑扫落,欺负向白玉京攻去。

  白玉京剑掌全施,与了因和尚激斗在一起,一时之间打得难分难解。

  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武晓彤,看到白玉京与了因和尚激斗的情形,这才深深感觉到自己与白玉京这样真正高手的差距。

  这一路白玉京不顾个人生死紧追着了因,也令武晓彤内心对白玉京有了些许感动。

  不计较白玉京打她们屁股的登徒子行为的话,白玉京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人,长得也俊秀,武功又高,看起来为人也很仗义。

  “咻……”“砰……”激斗之中的两条人影忽然分开,了因和尚胸口中了一剑,鲜血泊泊地涌了出来。

  而白玉京也中了他一掌,嘴角溢出了鲜血,脸色也有了不健康的红润,显然内伤极重。

  “小子!你不是我对手,再打下去你非死不可!”了因冷笑着说道。

  白玉京吐了一口黑血,却横剑于眉前大笑道:“你敢动我的女人,我就敢跟你拼命。

  你想要杀我,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我自信死在你掌下之前,至少也能断了你一臂或者一腿。

  ”了因和尚脸色微变,白玉京的话的确不是吹嘘,两人的实力相差并不太多,他的确也有把握击杀白玉京,但是,他也没有信心能全身而退。

  真要是为了和一个女人快活一时而缺胳膊少腿的,那可就不划算了。

  了因眼珠子连转了几转,忽然冷笑道:“这样极品女人,老衲享受不到那也不能便宜了别人,先杀了这小女娃再说!”说着,了因转身一掌劈向地上的武晓彤。

  本来就无法动弹的武晓彤,又怎么可能幸免于难?她心下一惨,只能闭目自待毙。

  白玉京来不及多想,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横挡到武晓彤面前。

  “砰!”白玉京胸前再次中了了因一掌,喷血之中,他迅急的一剑也斩在了因的右臂,伤及了骨头。

  了因吃痛,急忙向后撤出数步,而白玉京则是身子一软,跌坐在了武晓彤身旁。

  “你快走,我来缠住这老秃驴,他想要杀我,自己也得变成废人!”他一指解开了武晓彤的穴道。

  白玉京再次吐了一大口血,然后翻身跃起,长剑指向了因,剑身上迅速凝聚着无数细细的冰剑,周围的温度迅速降了下来。

  “罢了臭小子,老衲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和你拼命,不陪你玩了!”了因对白玉京层出不穷的玄功心生忌惮,再说他自己现在也受了不轻的伤,右臂现在已经动不了了,或再强行运劲或者被对手击打一下,只怕这条手臂从此就废了。

  狠狠地瞪了白玉京一眼,了因和尚转身缓缓地离开了。

  白玉京眼看着了因和尚走远,这才脱力一般地跌坐在地上,接连吐了几口血,呼吸这才顺畅了一些。

  “你怎么样啊白玉京?”武晓彤过来扶住他关切地问道。

  看到白玉京舍命相救,宁死也不丢下自己,武晓彤内心满满的感动,先前对白玉京那点不愉快和成见早就烟消云散了。

  “小声一些!别让了因和尚知道我的情况!我的内伤很重,要是了因和尚再杀回来,只怕我拼了命也救不了你了。

  现在,你还是赶紧逃命吧,我坐在这里调息,以防了因和尚去而复返。

  ”武晓彤流着泪摇着头说道:“你别说傻话了,我又不是一个不知好歹忘恩负义的人,你是为了我才受这么重的伤了,我怎么可能扔下你呢?”白玉京惨然一笑:“相信我,了因和尚还躲在不远处盯着咱们呢,你赶紧走,带上我的话咱们谁也走不了,我只要还没有彻底躺下,那老秃驴就还有所忌惮,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你走啊……快走!”“不……我绝不会扔下你不管的,大不了我们一起死!”武晓彤倔强地过来要扶白玉京。

  白玉京却忽然跃起身来,持剑向了因和尚离开的方向冲去。

  “了因秃驴!别躲了,现身和小爷最后一战吧!我有天眼通,方圆五里之内的东西就没有瞒得住我的东西。

  ”

穆曜日并没有直接回到白玉的问题,而是突然对着白玉询问道。

  play车溪若上前一步,张开双手,顿时周围刮起了大风,这风一半凌冽一半温和,花草都随风的轨迹摆动。

  结果他十分兴奋而果断地交给我了三十大洋,我想也没想就抢走了。

  一路上都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到了房间我才明白,他身上的是西瓜味的清香,我身上的是荷花清香!空间穿越之女尊农女娶夫来到林涵韵住的小区,在小区大门口,林涵韵已经等在了那里。

  没有多加思考我就答了出来,其实我对于古人一直抱有敬意,所以在每一次国语考试中我都会把最基础的东西看一遍,比如古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应呢?我当然没有。

  play车可是,这位女班长似乎并不领情,匆匆地打发同学D离去了。

  死骗子,死去吧!夏云云的姐姐也就是表姐凌竹伊面部扭曲的向夏云云伸出双手,推了她一把,没留意的夏云云,从22层楼高的楼顶摔了下去……只是在通过之前那道金光所组成的光膜的地方时,那纵横十余米的金色匹练便变成了一道头发丝宽细的小光束,而那片叶子,也开始了演变,渐渐勾勒出了第二片叶子的轮廓。

  百里天香惊慌的尖叫起来。

  play车剩下的那些人虽然想要反抗,不过早就被她察觉到了。

  附近天剑无情:活色生香的徒弟?你师傅在哪里?烟儿,别去,可能有脏东西!方淑一把将她拽住,可南宫烟什么也没说,只是推开了方淑的手,依旧这么木然地往那只巨大的包裹走去。

  看了我们打那么长时间的球,我敢打赌不是因为我们帅。

  性别:男(暂定)另一方面,莉雅也用打从心底赞叹的表情看着沙织。

  「就算我跑了,你也可以去找校长啊,你在校长办公室肯定能等到他回来的好吗?到时让校长联系一下不就好了嘛。

  开着车的好心警察自豪地说道。

  空间穿越之女尊农女娶夫恶魔啊,都是恶魔!嗜影爆裂颤栗症,虽然你化为影子时我无法伤到你,但在你攻击的那一瞬间便会实体化。

  play车明白林渊听不进劝的白柏摆了个架势准备打快攻,但是林渊却直接找了个好的角度对着她的脸来了个直拳,这一拳打断了她的架势,打乱了她的心,打散了她的自信。

  在车上我不禁自言自语道。

  emmm,你的说话的方式可以换一下吗?听着很别扭。

  虽然平常我们也玩的挺好,但是和我们在一块儿时,他该生气还是生气,该嚣张还是很嚣张,我总感觉他对你和我们不一样。

  岚花还想问什么,可是对方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她并没立即坐下,而是踮起脚放眼全操场,想要找到沈澈的身影,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操场上的人越来越多,且大多是男生,似乎待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她开始觉得自己的出现有些奇怪,一种不安感油然而生萦绕心(两根一起插进去)头。

  那么我们先好好工作换多点黑面包和水,妈妈说过,要去一个很远地方的话要先有足够的吃的和水。

  顾骄阳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咳咳,我知道我知道萧笛也走上了圆台,圆台开始闭合,只是一瞬间,萧笛也化为了能量体,并且开始了流动,等萧笛回过神来,都已经是30分钟后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716.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185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046.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3427.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4606.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068.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6889.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