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krista allen nude,新手必看

老李一直愁眉不展,小珊了解到她女儿是因为胃病才来医院的,让他放宽心道:“你女儿如果是第一次犯胃病的话,以后多多调理,按我的经验来说,日后不会太严重,你放心吧。

  更何况,有我们医院在呢。

  ”老李看着急救室亮着的灯,不愿意相信她的话。

  女儿虽然是最近才跟他和好的,但自从丧偶后,女儿就是他的命了,万一出什么差池,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

  “你不要看这是急救室,你女儿在里面完全是因为现在门诊都下班了,医院晚上只有急救室开门,所以让你女儿进去抢救。

  ”女护士看出来他的担忧,开口解释道。

  这一说,让老李放宽心不少,虽然灯还亮着,但老李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

  “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多了。

  那么晚你还不去休息,还在这里陪着我,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老李从压抑的心情里走出来,关心女护士道。

  女护士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关系。

  她的目光,再次挪到了老李身上,看到了他已经湿透的背夹。

  “老李,我休息室有浴室,你要不要去洗个澡?”老李感到有些奇怪,他知道女护士是饥渴的,但是实在没想到她已经饥渴到这个地步了?主动邀请他去洗澡是怎么回事?把他直接给办了吗?老李眼神放光,到手的美色不要白不要,洗个澡万一洗出了什么特殊状况呢?“我正好也想洗个澡,走吧,你在前面带路。

  ”老李对小珊说道。

  小珊想到一个男人要去自己休息室洗澡,她突然又后悔了,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她以后还怎么走出去见人啊?而且,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眼见老李马上站了起来,背对着她,布入眼帘背后一片因为汗水浸透的阴影,又打消了她的顾忌。

  现在大热天的,去冲个凉有什么,而且看老李年纪和她年纪的差别,少说也隔了个二十岁,谁会往那方面去想呢?小珊突然开阔了,在前面带路:“但是我那里没有衣服换哦,你要穿现在的旧衣服才行。

  ”老李麻溜点了点头,生怕到手的鸭子又飞走了。

  进了小珊的休息室,老李这才发现,她的休息室其实是医院的宿舍!除了她以外,还有另外两张床铺,三张床并排铺在房间里,往里走就是浴室和洗手间了。

  床上面摆满了女生的用品,布娃娃排了一路,三张床铺都挂好了粉色蚊帐,一股子女孩子特有的香味弥漫在周围。

  老李离开校园生活二三十年了,期间也见过一次女生宿舍的美妙与温馨,这次突然重回宿舍,不管是学校的的还医院的,都让他心潮澎湃。

  鼻尖萦绕的香味,与他眼前现在所见到的美色,通通令他全身沸腾了起来。

  老李现在就巴不得朝穿着制服的小珊扑过去就好。

  小珊把地上的纸团给捡起来,扔进垃圾篓里,用小家碧玉的语气对老李道:“有点乱,你将就着一下呀。

  ”这种酥软的字眼传入老李耳朵,觉得自己要被统治了一样,春心荡漾了起来,对小珊言听计从。

  小珊穿着制服坐在床上,紧挨的双腿生怕春光乍泄似的,但这副画面给老李的感觉是,她正在安抚自己忐忑的心,给自己做做准备。

  老李咽了咽口水,想朝她直接扑过去,但是又怕自己身上的汗臭熏到她,还是忍住了冲动。

  “小珊美女,浴室在哪里?我要去洗个澡。

  ”老决定先洗个澡再说。

  小珊这才发现老李已经记住了自己的名字,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整个脸都一片通红了。

  她指了指后面的洗手间(俩性故事),示意老李赶紧过去。

  老李把上衣一脱,随便丢在地上,小珊惊叫一声捂住了眼睛,“老李,你,你怎么脱衣服啊。

  ”“洗澡啊,我去洗澡,小珊美女,你别误会。

  ”老李解释道,一边往小珊指的浴室位置走去。

  老李发现,浴室的门是虚掩着的,风一吹就开了,根本就锁不紧。

  小珊睁开眼睛,跟老李解释说:“那门坏了,我不会偷看你的,你洗就是了!”老李应了一声,打开花洒的按钮,暖意渐佳的水迅速冲洗过他全身,安抚他内心的躁动。

  滋滋的水声,更是令躺在床上的小珊坐不住了。

  长久以来宿舍就是她一个人,舍友都有男朋友,当然是去宾馆开房了。

  只有她,天天守着空房,即便有男朋友也见不到摸不着。

  但是,眼下不就是有一个男人吗?而且,他的身体好壮硕……“吱呀”一声,窗被风吹的胡乱作响,小珊从刚刚到想象中回过神来,拍了拍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窗户就在浴室走过去几步地方,她要去关的话,一定会路过老李。

  小珊只好作罢,但是胡乱拍打的窗户实在太烦人了,更何况,隔壁的宿舍万一还有人在睡觉呢?吵醒了她们,自己可就罪过了。

  小珊蛮心一横,蹑步走了过去,声音轻到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顺利关上了窗户,回来时,又路过浴室的门口,透过细小的门缝,小珊情不自禁地别过头去看了一眼。

  门缝里,只见老李把沐浴露擦在身上,一脸惬意地享受着沐浴露给他带来的温顺,手掌抚摸过全身,最后停到了小珊最期待看到的地方。

  小珊吞了吞口水,没想到老李身材那么好!这时,老李突然回过头来了,对着门口道:“小珊,是你吗?”小珊突然诈惊一下,整个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才发现到自己光明正大地在偷看,还被老李发现了,一时间窘迫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正当她手忙脚乱之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逐渐靠近,最后停在了她的门前。

  “咚咚咚!”脚步停下之后,就是一阵敲门声,在宿舍楼里显得非常突兀,小珊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都大半夜了,还怎么有人来找她?莫非是她带人来洗澡的事情被发现了?小珊不敢应声,而浴室内的老李,也听见了敲门声,急忙把身上泡沫冲干净,穿上衣服走了出来。

  小珊脸色通红,不敢抬头看老李。

  老李见小珊的难为情,安慰她道:“先别管这件事了,我相信你也只是不小心路过,我天生敏感,虽然发现了,但你又没看多少。

  小珊,你先看看外面是谁。

  ”小珊见有台阶下,急忙解释:“我刚刚是想去关窗户,真的是不小心路过。

  ”

撞在一起的瞬间,一股莫名的香水味道沁人心脾。

   我不懂香水,所以我不知道这个香水是著名的圣罗兰“ya片”香水,最适合性感诱惑的成熟美女。

   她身材(草船借箭的故事)真得宛如一个超模,腿长腿还带着弹性,说明她经常锻炼这对美腿。

   “啊~” 美女一声销魂的惨叫,压着我,把我压倒在了地上。

  她的胸不大,但跟锻炼过的超模一样,也很有型,所以撞起来,很舒服。

   “谁!谁撞我?” 这美女把我撞翻之后,不但没有自己犯了错的观念,反而还站起来牙尖嘴利的骂:“走路不长眼睛吗?” 大厅里面到处都是女人,天生喜欢围观的女人瞬间都围观了过来。

   我躺在地上,装作到处找,找不到自己的导盲杖。

   “你,你谁啊?你怎么走盲人行道?” 我明知故问的说:“说谁走路不长眼呢,没看到我看不见吗,你长着眼睛和一个瞎了眼睛的撞一起,你这眼睛还不如给我呢!” 好犀利! 围观的小护士们纷纷莞尔一笑,限于眼前这位大美女的赫赫威名,她们当然不敢太过出格,而客户们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眼前这个大美女显得恼羞成怒了,她气得牙痒痒,手里把文件攥成了一团,却怎么也没办法找我麻烦。

   我站起来,这才想起来,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才刚来第一天,就跟同事发生了冲突。

  尽管它不是我的错,但是说给叶紫和嫂子听却怎么也不好听。

   还好,我这人别的不行,厚脸皮耍贱总是会点的。

   我艰难的爬起来,找到了自己的导盲杖,然后站起来在地上敲了敲,选择了和出门完全相反的方向,一边走一边说: “以后你走路注意点,都撞成什么样了?我听你好像是穿了高跟鞋,要是崴到脚就不好了。

   一边说着场面话,我一边往养生馆正门进去的大大的影壁走过去。

   “唉”看傻了的护士小声的想要提醒我,但是我怎么可能会听她的呢? 我笔直的走过去,然后越走越近,直直的撞到了影壁上,duang 的一下,我又倒在了地上。

   我这故意的出丑让全大厅的女人,还有闻讯赶来的其他客人都捧腹大笑。

  这次他们再也忍不住身为女性的矜持,纷纷笑个不停。

  就连那个性格火爆的大美女也站在那里,气恼的表情也被笑容瓦解。

   我看把所有人都给逗乐了,我就知道今天我好歹给大家留下了一个好印象,再加上我这个在众多老腊肉里面显得帅得多的脸,在这个养生馆里面混的开的机会大大增加。

   “谁?谁把门给关上了?” 我那一撞虽然是假的,但还真有点儿疼,我揉着额头,奇怪的说:“这门什么时候改成琉璃了?” “你走反了!” 刚刚认识的,名叫李银玲的小护士从人群里面挤了出来,跑过来一脸骄傲的对我说:“刘医师,我是刚刚的李银玲啊,我来扶您回去吧。

   “哦哦,行。

   正好她过来了,我就借坡下驴的说:“好好,我咋走反了呢?我感觉我走的没错啊?” 李银玲扶着我往楼上走,却突然被后面那个火辣大美女喊住了。

   “李银玲,你过来,再请个姐妹扶扶这位上去。

  我有事找你。

   李银玲的表情马上僵硬起来,但是似乎这女的地位还不低,她就无奈的说:“好的,黎经理。

   她的普通话说的不错,我听得出来,是黎,不是李。

   那边又换了一个女护士扶着我上楼,我就听到后面的谈话。

   黎经理似乎自带一种威压,让所有的护士看到她都战战兢兢,她说话也毫不客气,“李银玲,刚刚那个男的,他是谁?” 李银玲看了一眼黎经理,赶忙解释说:“他是今天新来的医师啊,叫刘正,是叶姐亲自带过来的,说是她的弟弟,你也看到了,他他看不见的。

   黎经理自知理亏,所以别过话题说:“医师?在咱们养生馆有男医师?这怎么回事?我是护理部的经理,我怎么不知道?” 李银玲这姑娘倒不错,还为我说话说:“黎经理,他是催乳部的啊。

  在四楼的催乳男部。

   这黎经理看找不到找我麻烦的理由,就挥挥手说:“行了,你先走吧。

  回头我问一下叶姐。

   原来催胸部这边,还是催乳部啊。

  有个催乳男部,那就应该有个催乳女部了? 我一边走一边想。

   也是了,中年人的理念大都还是很保守的,有夫之妇的家庭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应该也不会找我这种男技师去催乳。

   走到四楼,我躺在休息室里,喝着茶,给嫂子打电话。

   “喂?嫂子,是我啊。

   “阿正?你在养生馆里怎么样?有没有跟别人起矛盾?客人对你的评价怎么样?”嫂子一接电话,就是一串的问题。

   我知道嫂子对我的关心是最真诚的,她对我的关爱没有任何的瑕疵。

   我笑着说:“哪有啊!我第一次来养生馆,现在都在实习期呢。

  第一天我应该不会接待客人,我现在正在熟悉环境呢。

  您放心,这里的配置顶的上豪华公寓了,我在这里很安全,也很舒心。

   “那就好。

  嫂子长舒了一口气,那边忽然听到了佳佳的哭声,我赶忙说:“嫂子你忙吧。

  我再适应下。

   “嗯,你几个人在外面要多注意安全。

  嫂子不求别的,只要你能安全着就好,钱不钱的都不是问题。

  嫂子说着,还带上了哭腔。

   我知道是我的离开,让嫂子有点伤心。

   我赶紧说:“不会的,我还等着看着佳佳结婚呢!” “哇哇!”佳佳声音更大了,嫂子赶紧说:“我先去看佳佳了,回来说。

   挂掉电话,我这边的大门却被突然撞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医师进来大喊:“喂,你是新来的催乳师吗?赶紧过来!出事了!”

“梅嫂子,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也会保护你的,村里以后其他的男人要是敢欺负你,我一定为你拼命。

  ”李东沉声说着,想着平日里有些村里的二流子欺负王丽梅,王丽梅气的眼眶泛红的样子,他心中顿时觉得应该好好的怜惜保护这个女人。

  听着李东的话,王丽梅整个人都怔住了,那双水汪汪的杏眼盯着李东的眼睛,她没想到这个小男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自从那个死鬼走了之后,已经多少年没有男人说过要保护自己的话了,此刻感受着男人结实的胸膛,她的眼角忍不住滑落一滴泪珠。

  此刻,因为李东的那一句话,这个五年来没有和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的女人脆弱的心门终于被打开了。

  “东子,你应该知道嫂子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嫂子不图你为嫂子拼命,只要,只要你偶尔会记得嫂子就行。

  ”王丽梅说罢,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身子也没有了任何的挣扎!感受到怀里女人没有任何的挣扎,李东高兴的差点蹦了起来,心里更是止不住的激动。

  他娘的,小爷我马上就不再是初哥了,我看学校里还有谁敢嘲笑小爷!一想到自己搞的还是比自己大的嫂子,李东心里就更骄傲了,学校里那帮家伙不就是骗骗女学生吗,那帮都没有发育好的小妮子们,怎么比得上美丽成熟的梅嫂子?想到这里,李东按耐不住心中的那股子本能的冲动,直接把手伸进王丽梅的衣服里,在里面一阵手忙脚乱,摸得王丽梅心也是面红耳赤,轻哼不止。

  这时候,王丽梅突然一把摁住了李东的手,一脸严肃的说,“东子,嫂子还是要跟你再说一遍,我们俩好的事情,你一定不要说出去,知道吗?”“嫂子你放心,男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我肯定不会说的,而且我以后还要对你好,等我有出息了,我就让你和我婶子一起过上好日子!”听到李东这般郑重的样子,甚至把自己和他婶子摆在了一个位置上,王丽梅这才嘴角微微抿起,手也缓缓地放了下来,任由李东施为。

  感受着李东手忙脚乱的样子,王丽梅心中暗笑,这个小坏蛋果然没什么经验。

  但是她并不嫌弃,因为初哥没经历过女人,是崭新的,男人喜欢崭新的女人,王丽梅何尝不是一样的呢?村里想要爬自己肚皮的人不止一两个,但是那帮糙汉子王丽梅并不感冒,可是李东不一样,小伙子年轻力壮,比那些满嘴荤话的汉子要好使多了。

  老牛喜欢吃嫩草,并不只是男人的爱好,今天王丽梅也想啃一啃李东这根茁壮的青草。

  王丽梅越想,这心里越心痒,加上李东在一边又摸又啃的,原本心里那滩死水,被李东搅和泛起涟漪……“东子,你跟嫂子来,咱们到前头的小破屋里去,那里没人……”李东被王丽梅滚热的小手牵着,眼睛盯着王丽梅那扭来扭去的大腚子,顿时就幻想起来,这要是能从这里……很快两人到了小破屋里,李东忙不迭的就朝王丽梅身上扑过去,刚刚尝到女人滋味的他,恨不得现在把头深埋在那两团软和里面,一刻也不要离开。

  见李东这么的猴急,王丽梅抿着嘴笑,伸手轻轻推开李东,“东子,你先把衣服脱了吧,湿哒哒的肯定很难受吧?”李东听王丽梅这么一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就有一件四角平裤,心里立马就明白了王丽梅的意思,脱掉之后,露出了自己的全部。

  “梅嫂子,你也脱了吧!”李东现在身下憋着一团火呢,以前的他会用手解决,但是今天不一样,他要全部释放在王丽梅身上!“嗯,好……”王丽梅回头看了一眼李东在脱平角裤,心跳立马加快了起来,那是能给她带来快乐和满足的东西……很快李东就脱了个精光,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愤怒的小兄弟,心中不由激动万分,他娘的,终于能让你吃到肉了。

  抬头看向王丽梅,只见王丽梅身上一无长物,那白皙光滑的肌肤看上去美不胜收,最重要的三个地方被王丽梅羞怯地用胳膊和手给遮住,那对丰满被胳膊挤压出一个让人更加激动的形状,看的李东一阵口干舌燥。

  王丽梅跟其他村里的女人一样,也会下地劳作,但是因为有低保的原因,所以生活相对轻松一点,而且再加上村里很多老光棍小光棍都惦记着王丽梅,平日里送着送那的,王丽梅也不知道谁送的,自然也没处退去。

  所以身材和皮肤,相比较其他已经臃肿走形的村妇而言,王丽梅的身材和皮肤还是要好上不少的。

  李东上前直接扒开王丽梅的右手,露出胸前那两团雪白,那白花花的一片看的他眼睛都直了。

  这是李东近距离看过第二个女人的身子,第一个是自己的婶子,那一次是不小心撞见婶子洗澡,但是能看不能吃,这次却是可以真真实实地吃到的。

  “梅嫂子,我能抓一下……”李东之前是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

  此时的王丽梅虽然心里还有些羞涩,但是在这一刻,那种被她早已隐藏在心底的只有在夜深人静中才敢释放出来的念头,彻底的把持不住了。

  “东子,抱紧嫂子!”王丽梅双眸之中蒙上了一层水雾,她紧紧地贴着李东那虽然并不壮硕的胸膛,但是依旧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那是她新婚时候的感觉。

  “梅嫂子,你这里真软和,我都舍不得用劲。

  ”李东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柔软,那种愉悦的感觉很难用言语来表达。

  王丽梅一听,(故事网)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很快脸色就微微一变,“等你摸过小姑娘的,就不喜欢嫂子的啦,嫂子毕竟生过小孩了……”“梅嫂子,我可不是那种人,我就喜欢你这里!”李东一脸的坚定。

  “小坏蛋。

  ”王丽梅用手亲昵的刮了一下李东的鼻子,“就知道哄人家,嫂子有一个地方更软更滑,你想不想摸摸?”“更软的地方?”李东愣了一下,他是个初哥自然不知道女人还有什么地方是比这里更软和的了。

  见李东脸上露出疑惑,王丽梅轻轻一笑,然后抓住了李东的手,朝着自己身体的那地儿伸了过去……“呀,梅嫂子你怎么尿了啊!”李东叫出声来,心里暗骂,梅嫂子真不地道,居然让自己去摸她的尿。

  “噗呲”,王丽梅忍不住笑出声来,一脸娇羞的嗔怪李东,“你这个傻子,女人那里不是尿,是……”听王丽梅一通解释,李东顿时尴尬不已,脸上根本挂不住,他眼珠子一转当即笑着说,“梅嫂子,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呢,这点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说完,李东两只手又忙活了起来,弄得王丽梅更加难以把持了。

  “东子,别玩了,快要了嫂子……”被李东一直这么玩着,那深深地空虚让王丽梅再也无法把持,李东的手已经无法填满她的空虚了……随后,王丽梅的手主动朝着李东的那地儿伸了过去……此时李东也是屏住了呼吸,他听村子里的人说,没有经历过男人的姑娘不能算女人,同样的没有经历过女人的小伙子根本算不上男人。

  这一刻,李东在心里呐喊,小爷我以后也是男人了!正自李东被王丽梅引着准备进入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雪花,我们就在这里吧,肯定没有人会来这里。

  ”这声音一响起来,王丽梅手顿了一下,然后连忙推开李东,嘴里小声的说,“东子,赶紧走,有人来了,咱们赶紧走。

  ”本来王丽梅心里就有些担心,所以一听到声音立马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然后从小破屋的后门跑了。

  他娘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这不是专程来气小爷的么!李东穿上裤子,他也从后门溜了出去,但是他并没有跟王丽梅一样离开,而是贴着墙躲了起来。

  他娘的,小爷倒要看看,是谁坏了小爷的事情!李东趴在破烂的窗户边上,一个劲的往里瞅。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对男女搂搂抱抱就进了破屋子里。

  李东先看见了这个女的模样,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女人居然是张雪花!李东之所以倒吸一口凉气,完全是因为张雪花的男人是村里有名的一个混子赵二狗,村里很多人都怕他。

  他娘的,这下有意思了,小爷倒是想看看,谁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搞赵二狗的老婆,这家伙恐怕是不想活了吧!李东一下子来了精神,紧紧地盯着破屋里的发生的一切。

  “你这大白天的来找我,难道就不怕被我家二狗子看见?”破屋里的张雪花开口了。

  “嘿嘿,和能搞你比起来,赵二狗算个啥?”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手伸到了张雪花的后面,随后张雪花小声的哼唧了一声,“你轻点,疼死我了……”真他娘的骚啊,没有想到赵二狗娶到一个这么‘贪吃’的女人,估计绿帽子应该带过不少了,不过也是活该,谁叫这家伙平日里只会欺软怕硬。

  想到这里,李东心里油然而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早知道张雪花这么浪的话,小爷我也给赵二狗戴一顶绿帽子了,也算是给乡亲们出了一口恶气!想到这里,李东本来还没下去的火,立马又燃了起来。

  等到李东再往破屋里看的时候,他终于看清楚那个胆大到敢给赵二狗戴绿帽子的家伙了,这个家伙居然就是村文书,刘自强!“居然是这个畜生!”李东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家里有徐医生那么漂亮那么好的一个女人,居然还在外面偷人,真他娘的畜生!”李东口中的徐医生是油坊村里首屈一指的大美女,不仅人长得漂亮,最关键的还有学识,听说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徐医生全名叫徐婉茹。

  在李东的眼里,徐婉茹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说话也非常温柔,他也幻想过跟徐婉茹发生点儿啥,但是迫于李自强这家伙,让他的幻想也只能是幻想。

  不过李东没想到刘自强家里有徐婉茹那样的美娇娘居然还在外面这样乱来,他心里便有些替徐婉茹不值。

  越想,李东就越恨得牙痒痒,他决定等会给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一点教训,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婉如嫂子。

  就在李东愤愤不平的时候,破屋里面的两个人早就已经脱得精光,你侬我侬了起来。

  “你轻点,温柔点,不要跟赵二狗那个没用的家伙一样……”张雪花被刘自强压在下面,似乎对刘自强有些不满意。

  “老子才跟赵二狗不一样呢,老子今天就要弄死你。

  ”刘自强狞笑一声,猛然发力,撞得张雪花白花花的身子一阵乱颤。

  李东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他拿起地上一块砖头想要砸进去,但是仔细一想,这样的话自己就暴露了,要是被刘自强发现自己,他肯定利用村文书的权力对付自己。

  想到这里,李东朝着四周看了看,最后在荒草中看到一株开的很绚烂的花,他当即咧嘴一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这种小野花叫做痒骨草,顾名思义这种草要是弄到身上一些敏感的部位会痒上好几天,怎么洗都洗不掉,以前李东受过这玩意的罪。

  李东挑了两根大的痒骨草,然后悄悄的摸进了小破屋里,整个小破屋分为里外两间。

  张雪花和刘自强的衣服全部丢在外面,这就给李东有了可趁之机。

  用手碾碎痒骨草,然后洒在刘自强的四角平裤上,就在李东准备给张雪花的贴身小裤上也弄一点的时候,忽然耳边就响起了一道沉闷的嘶吼声。

  这声音把李东吓了一激灵,也顾不得多少直接又返回来自己刚刚待着的地方,准备等着看好戏。

  这时候破屋里的刘自强就好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张雪花白花花的身上,不断的喘着粗气,很明显已经完事了。

  不过这时候张雪花脸上的表情倒是很微妙,她斜着眼睛看了刘自强,眼神之中满是嫌恶之色。

  真他娘的没用,这么快就完事了,也不知道婉茹姐这么多年怎么忍下来的。

  李东在心里嘀咕一声。

  想到刘自强这么没用,再想到徐婉茹这样的美娇娘一个人守空窗,他心里微微一荡,是不是小爷可以去安慰一下婉茹姐呢?这个想法一出,变的越发的强烈了起来……就在李东心里想着如果去搞徐婉茹的时候,刘自强从张雪花的肚皮上爬了起来,一脸满足的笑了笑,然后往外面的屋子走了过去。

  这时候,李东知道他期待的好戏就来了……很快,耳边就传来了刘自强愤怒而且尴尬无比的叫声,“哎哟,痒死老子了!”你他娘的活该,谁让你对婉茹姐这样的,痒死你个狗日的!李东心里窃喜,随着刘自强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远,他的目光落在了破屋里用纸正在擦着身子的张雪花。

  这个时候李东才算是正儿八经的看到张雪花的婶子,他心里也不由自主的跟王丽梅比较了起来。

  这娘们的身材比梅嫂子好多了,皮肤更白,而且身上没有一点赘肉,特别是身前的那两团。

  梅嫂子毕竟是生过孩子的人,已经被吃的下垂了不少,反观没生过娃的张雪花,那地方简直饱满的不像话。

  还有那两条白嫩的大长腿,令李东忍不住去想,如果架着这两条腿会是怎样的感觉……本来以为事情已经这样即将结束的李东,正准备看一会儿就走的时候,忽然目光死死的定在了张雪花的手上。

  还能这样?李东发现张雪花居然把手伸了过去,上下动了起来……这一下子李东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不知道女人还可以这么玩的。

  好奇心驱动他想要看的更仔细,要是就找了块石头,准备把窗户扒的更大一点。

  但是因为破屋子年久失修,窗户更是破的不能再破,李东只是轻轻一推,整个木头框子整个掉在了屋里的泥巴地上,扬起一阵灰尘。

  ‘砰!’的一声,躺在床上忙活的正欢的张雪花顿时脸色苍白,她下意识的扯过边上的一件衣服盖在自己的羞处。

  “谁?谁在那里?!”听着张雪花慌乱且愠怒的声音,李东本能的就要跑,但是刚走没几步,他一拍脑袋,他娘的,又不是小爷我偷人,张雪花这娘们怎么还有理了?想到这里,李东大摇大摆的就走到了破屋里……张雪花看到李东的第一眼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本来以为自己刚刚那么一声喊,外面偷看的家伙肯定会被吓跑了,但是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了。

  “李东,你胆子不小,你居然敢偷看我!”张雪花认清楚了是李东,顿时气势就上来了,“你信不信我立马让你二狗叔到你家去!”张雪花一开口就提了自己的老公赵二狗,毕竟在油坊村还没有几个不怕赵二狗的,她这一招很好使。

  但是张雪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东的脸上不仅没有半点的害怕,反而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这让张雪花心里突然闪过一丝不安。

  “张雪花,你要叫赵二狗,要不要我帮你?”本来按照辈分,李东还得交张雪花一声婶子,但是这个时候他心理气愤地很,自然也管不了太多了,而且张雪花和刘自强做的这事,是农村人所不齿的。

  “李东!你叫我什么,谁让你没大没小的,我马上找你婶子去评评理!”张雪花作势就要起来,但是也不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这时候李东也不愿意跟张雪花绕弯子了,于是直接开口,“你跟刘自强那个家伙的事情,我在窗户那里看的一清二楚,你还在这里跟我装什么,我要是把这事情告诉赵二狗,你想想你的下场!”李东嘿嘿笑着,心想,若是可以的话,刚才的火说不准还能在张雪花这婆娘身上发一发,一想到张雪花那一对修长雪白的大长腿,李东便忍不住激动不已……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张雪花非但没有说什么求饶的话,反而咯咯娇笑了起来,笑声之中满是嘲讽的味道。

  “你笑什么?”李东疑惑不已,心想自己说的没问题啊。

  张雪花一边笑,一边朝着李东勾了勾手指,“东子,你恐怕不知道赵二狗在外面凶的跟条狼狗一样,但是老娘告诉你,这家伙在我面前乖得不知道跟什么一样,你现在大可以去告诉他,你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这一下子李东明白过来了,敢情之前村里人传张二狗是个‘妻管严’,原来是真的!

看到小麦妈有点出神,夏雪改了话题,“嫂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小麦妈收回心思,脸一红,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漂亮的小盒子,“夏雪,你比嫂子读书多,帮我看看这上面的说明书,这小东西咋用啊?”唐浩东从床下悄悄探出头,看了一眼,那个盒子竟然是小麦委托自己带回来的,只不过,现在,盒子打开了,里面装的东西竟然是——快乐器!老天,小麦怎么给他妈带这东西?难道麦圈叔男性功能丧失了?夏雪看到这东西,大吃一惊,脸上一红,“嫂子,你怎么拿个这东西?被大哥看到了,还不打死你?”小麦妈哼了一声说:“就他那身子骨,还打我?被苟家兄弟这一顿爆揍,至少要躺半个月才能缓过来啊。

  说明书上说这东西是自动的,可我咋不会使用呢?”夏雪接过来看了看,扑哧一笑,“嫂子,这里需要填装电池才行哦。

  这不是有开关吗?装上电池,就可以用了。

  ”小麦妈走后,唐浩东从床下钻出来,跟夏雪又说了会儿话,也告辞了。

  从夏雪家里出来,想起麦圈挨揍了,就过来看看他的伤势怎样了。

  麦圈受了伤,浑身骨头散了架,青肿部位不下十几处,虽然涂了药,但是浑身疼的下不了床。

  麦圈听到有人敲门(两根一起插进去),就朝另个房间喊道:“琴,有人敲门。

  ”小麦妈正偷偷使用道具,正在关键时候,没有听到麦圈的说话声,所以没有回答。

  麦圈骂道:“你这败家娘们,弄个假东西,自己捅得这么带劲啊?有人来敲门,没听见啊?”麦圈猜到,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一定是偷偷尝试女儿买的那假东西去了。

  心中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这几年自己身体不行了,老婆正值虎狼之年,必须解决生理问题。

  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样也好,免得她红杏出墙,给自己带了绿帽子。

  这一次,小麦妈终于听见了,答应了一声,赶紧下床来开院门。

  她以为,可能是夏雪抱着孩子过来了。

  谁料开门后,发现居然是唐浩东。

  “东子,是你?”小麦妈感到有点意外。

  唐浩东说:“是啊。

  麦婶。

  麦叔不是受伤了吗,我过来看看他。

  ”“那快进来吧。

  ”小麦妈领着唐浩东来到屋里,麦圈现在对唐浩东态度比以前好多了,“东子,是你啊。

  快坐。

  吃饭没有?”唐浩东说:“麦圈叔伤势怎样?”麦圈说:“全是外伤,医生给擦了药,让我躺着休息。

  只是,这浑身疼啊。

  ”麦圈微微一翻身,就疼得呲牙裂嘴。

  “东子,听说今天下午你把那俩小子揍了,我心里挺痛快。

  ”“麦圈叔,咱们是邻居,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

  我打他个满地找牙。

  ”唐浩东说道。

  麦圈欣慰地笑笑,说了一会儿话,因为伤痛,麦圈合上眼睛睡了。

  小麦妈就让唐浩东来到自己那屋,“东子,你这次回来,就不回部队了吧?是不是打算翻盖房子,娶媳妇生孩子啊?”唐浩东淡淡一笑,说:“麦婶,我暂时还没有想那么多,不管是翻盖房子还是结婚生子,都离不开钱。

  我现在还没有一份正式工作,我打算先把咱们村药材运输承包下来。

  攒点钱再说吧。

  ”小麦妈赞成说:“这个想法不错,多挣点钱,以后也搬到香江去。

  跟我们小麦做邻居。

  ”唐浩东又问:“麦婶,小麦和米自强结婚都两年多了吧?怎么也不见小麦抱孩子?”小麦妈说:“他们小两口,都挺有上进心,打算多攒点钱,先把买房子的贷款还清了,再要孩子。

  ”唐浩东又说:“我听小麦说,她现在是公司技术科的副科长,待遇挺不错的。

  等以后要了孩子,可以把你们二老接到城里,你们帮着带孩子,他们继续创业。

  以后,积累了经验和资金,还可以自己当老板的。

  ”小麦妈见唐浩东一直关注,打听小麦的事情,猜想他心中一定还惦记着小麦,轻叹一声说:“东子,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我家小麦,自强虽然说也很不错,但是跟你比起来,婶我更喜欢你。

  可惜,有一些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

  小麦在城里认识的女孩子多,我让他帮你好好物色一个。

  你年纪也不小了,唐姐姐不在人世了,我们这些老街坊都要尽一些微薄之力。

  ”唐浩东从小麦家出来,又来到田蕊家,田蕊正在家里做饭。

  “嫂子,真香啊。

  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饿啊。

  ”唐浩东凑过来,提鼻子在田蕊身上闻来闻去。

  “你……肚子饿了,闻我干什么?再说,今天我也没说请你吃饭啊。

  ”田蕊娇嗔道。

  确实,这几天,唐浩东从来没有接到过田蕊的约请,每次都是他自己要来的。

  他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嫂子,你看你弄这么多菜,你一个人吃不掉岂不是浪费?”田蕊却说:“谁说我吃不掉,吃不掉,明天可以接着吃。

  ”唐浩东又说:“嫂子,咱们马上就去香江了,这些菜岂不是浪费了?”唐浩东今天下午已经跟田蕊说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后要承包葫芦山药材运输,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个办事处,让田蕊常驻那里,给自己负责账目。

  田蕊当时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谁答应跟你去香江了?我哪儿都不去。

  ”田蕊似笑非笑地说。

  唐浩东急忙说:“好嫂子,你可是答应我的。

  你要是不去帮忙,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忙得过来啊?”“这个事,我还得再想想。

  ”田蕊说着,将弄好的几样炒菜摆上桌。

  唐浩东自己拿了筷子,打开酒瓶子,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坐下就连吃带喝起来。

  期间,田蕊的电话响了,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电话,询问姐姐现在有没有对象,自己认识一个条件很不错的成功人士,想给姐姐介绍一下。

  田蕊说:“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田蕊挂了电话,唐浩东对她说:“嫂子,你家里人催你找对象了?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等到了香江,我就天天守着你,你要谈恋爱,也只能跟我谈。

  ”田蕊骂道:“你这坏小子,真不要脸,我比你大好几岁,真要是嫁给你,还不让人笑话死?”唐浩东摇摇头说:“你要嫁人只能嫁给我,要是不想嫁给我,咱俩就这样耗着。

  一直耗到老,等你觉得咱俩年龄差不多合适了,我们俩再办喜事。

  ”“呸,就是老死,我还是比你大好几岁。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别废话了,赶紧吃饭。

  ”田蕊说道。

  “急啥,时间早着呢。

  ”唐浩东慢悠悠咽了一口酒。

  “不早了,今天晚上你还想住我家啊?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的。

  ”田蕊说。

  唐浩东摇头,“我家漏雨,不能住啊。

  前天,我不想过来,还不是你非要我来你家住的吗?”田蕊道:“那天,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回来,今天不同了。

  你少给我惹事。

  ”唐浩东满不在乎说:“他们管得着我们吗?要是谁敢闲言碎语嚼舌头,我……”“你想干嘛?你还敢发横?”“那倒不至于,大不了,村里以后的运输,我不管了。

  让她们采的药材全都烂在家里。

  ”唐浩东笑眯眯地说。

  “你这坏蛋,你敢!”田蕊举拳欲打。

  唐浩东一缩脖子,身子往下一滑,屁股离开椅子躲开了。

  田蕊一拳打孔,唐浩东哈哈笑着坐回来,谁料,田蕊小脚轻轻一挑,将他屁股下的椅子踢开了,唐浩东没留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蕊得意地捂着嘴巴就乐。

  唐浩东摇摇头,苦笑说:“好疼。

  ”一抬头,正好可以看到裙内的风光。

  坐在沙发上的田蕊因为高兴,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这坏蛋,蹲个大屁股蹲,笑死我了。

  ”田蕊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春光泄露。

  唐浩东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不甘心就此罢休,只见他灵机一动坏点子就冒了出来,忽然站起来,朝田蕊扑过来,口里喊道:“看我怎样报复你。

  ”说罢,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过来。

  田蕊没想到唐浩东要报复自己,担心被他占了便宜,吓得连忙往后仰,这一来,田蕊因为下意识地抬高了双腿,顿时她裙下那成熟风光便完全地展露出来了!“啊!”唐浩东几乎要喊出来了!因为向前冲,他的脸几乎钻进了田蕊的裙子里,扑面而来成熟女性特有的体香,几乎让他窒息,唐浩东开始流鼻血了,不是没见过女人,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

  看到唐浩东神情僵硬,眼珠子对着自己猛看,田蕊终于发现不对,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夹紧双腿,差点将唐浩东的头夹在了自己的两腿间。

  唐浩东脑门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田蕊对唐浩东娇嗔道:“小坏蛋,你看够了没有?”“还没呢……不过,你敲得我好疼。

  ”唐浩东坏笑着轻声叫道。

  “活该!”田蕊看着唐浩东那双火辣辣的眼睛,脸上一片滚烫,下意识将目光移开。

  时间仿佛静止,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都没话可说了,唐浩东忽然张开手臂抱过来。

  外面天色已黑,田蕊不敢发出声音,怕被胡同过路的人听到。

  咔嚓,唐浩东居然弄灭了沙发旁边的电灯开关。

  屋里一下黑下来,同时,田蕊上衣的钮扣被解开,田蕊一阵害怕,“浩东,不要!求求你,我们不能这样……”“田蕊,我忍不住了,你就给了我吧。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会娶了你,老支书已经同意了,你就别折磨我了。

  ”唐浩东恳求着,用力一拉,嘶啦一声,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内衣的背钩也弄断了,他那火热的身躯山一样压到了她的身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346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573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4905.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4705.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257.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366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3162.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3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