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明星 三 級 片,新手必看

陈瑶这才感觉到那汹涌的尿意,又是一阵脸红,点了点头,羞涩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对不起,我刚才……”陈瑶勉强压下内心深处的悸动,红着脸向刘丰道歉。

  “没关系,我能理解!”陈瑶点了点头几乎是落荒而逃的钻进了卫生间,对于刘丰的那句我理解,有些不太能理解。

  他理解什么?理解自己想要?还是理解她长期得不到满足?上完厕所之后,陈瑶才发现内内上有些痕迹,应该是昨天晚上留下了,顿时又是一阵脸红,心想着,难道是自己长期得不到满足,所以才会有这么尴尬的事情发生?此刻,她的脸又红又烫的,这样出去根本就不能面对刘丰,于是便打开了淋浴,想要冲个热水澡。

  闭上眼睛,温热的水从从她的身上留下,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有了一些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尤其是只要她一想到门外就是刘丰,还有之前看到的画面,就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想着卫生间里也没有人,之前她进来的时候将门也反锁了,于是一咬牙,便下定了决心,将手伸了过去……一开始她还能忍住不发出声音,但到了最后,她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终于叫了出来,让她彻底得到了释放……刘丰坐在沙发上抽烟,久等不到陈瑶出来,后来又传出了水流的声音,便也没有在乎,可到了后来,那种旖旎的,带着压抑的声音突然出现,让刘丰也不由得一怔,嘴里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能够感觉到,陈瑶其实心中是非常渴望的,这种渴望是长久得不到满足导致,一个女人长时间得到满足是压制不住的?一旦这种渴望压抑到没办法压抑的时候,那自己就有机会了。

  陈瑶出来后,双颊透着不自然的红晕,有些心虚的不敢对上刘丰的目光。

  “没事的话,那我们就去公司吧!”早就过了上班时间了,陈瑶现在是刘丰的私人助理,迟到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

  “嗯!”陈瑶弱弱的说了一句,小裤裤刚才被她洗过了,用吹风机简单的吹了一下,因为害怕刘丰多想,也没有吹干,穿着有点难受……看到陈瑶走路的时候有些异样,刘丰只以为刚才太过激烈了,也就没有多想,带着陈瑶到了公司。

  陈瑶害羞,不愿意跟刘丰一起去公司,便等到刘丰离开之后,她才匆匆朝着公司走去。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前台喊她。

  “陈瑶,你怎么才来,有人找你……”顺着前台所指的方向,陈瑶看了过去,一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焦急等待她的薛大强。

  陈瑶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了……薛大强一脸着急,看到陈瑶来了之后,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眼看着就要质问了。

  陈瑶急了,因为自己家婆婆去世的早,所以她公公是个暴脾气,担心他在公司发脾气,毕竟周围这么多同事看着呢,她昨天才升职加薪,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妒忌呢,现在那些人巴不得看她笑话呢。

  “爸,你怎么来了?”陈瑶急忙跑过去,然后满脸的歉意,这让薛大强内心深处的那股怒火稍微熄灭了一点。

  “爸,到我办公室坐坐吧!”没等到薛大强说话,陈瑶就拉着薛大强去了她办公室。

  成为董事长私人助理之后,陈瑶有了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就在刘丰办公室的隔壁。

  一进门,薛大强立刻冲着陈瑶大声说道:“你昨天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回家,给你打电话也不回?”陈瑶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出门,并没有跟薛大强说。

  急忙拿出电话,发现电话早就关机了。

  “爸,对不起,昨晚我闺蜜叫我出去坐坐,结果喝多了酒,就跟闺蜜住在一起了,手机没电关机了,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

  ”陈瑶的解释并没有让薛大强相信,薛大强的情绪依然很大。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是不是觉得我儿子死了,你就可以在外面跟野男人鬼混了?”薛大强愤怒对着陈瑶吼道,陈瑶委屈的不行,自己三年来尽心尽力的照顾他,不成想却换来的是无尽的猜疑,眼泪吧嗒吧嗒就落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薛大强冲着陈瑶说:“哼,你先去开门。

  ”陈瑶长出了一口气,急忙朝着门口走去,打开后发现是刘丰的另外一个秘书。

  “陈小姐,刘总昨晚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是另外一位小姐接的,他让你联系的客户联系了没有?”陈瑶听到人家这么说,便知道是刘丰故意安排,说给薛大强听的。

  急忙有些抱歉的说:“对不起,我这就联系,昨晚喝多了酒,手机关机了!”“行,那你忙吧,这件事可不要耽搁,挺着急的!”说完之后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薛大强,也没有进来,直接转身离开了……陈瑶关上门,也没有时间去想刘丰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再次转身看向薛大强的时候,薛大强的脸色明显好看多了,甚至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后悔跟愧疚。

  “爸,你听到了吧,我昨晚的确跟闺蜜在一起!”“对不起,瑶瑶,我错了,我也是担心你,所以才这么着急,希望你能理解我。

  ”陈瑶心里有些烦躁,跟公公住在一起四年多了,薛大强除了多疑之外,对陈瑶是真的很关心,陈瑶想到刚出发生的事情,一开始还挺生气的,可想想,也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毕竟自己有错在先。

  “瑶瑶,你赶紧上班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薛大强见陈瑶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开口离开。

  陈瑶便送薛大强离开。

  回来时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刘丰的办公室传来了声音。

  “陈瑶吗?你进来一趟。

  ”陈瑶脸上的潮红还没有散去,稍微犹豫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宽大的办公室里,刘丰正坐在老板椅上看资料,那垂下头认真的样子,有着一种属于成功者独特的味道,让陈瑶莫名的想要多看两眼。

  “你公公走了?”突然刘丰抬起头,陈瑶来不及收回自己的目光,显得有些羞涩。

  陈瑶不知道的是,她的办公室早就被刘丰安装了摄像头,刚才发生的一切刘丰都看到了,这也是刘丰能够及时出现给她解围的原因。

  “嗯,刚才,谢谢您!”陈瑶急忙低头,红着脸对刘丰说。

  “你过来!”刘丰勾勾手让陈瑶过去,陈瑶顿时心跳加速,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自己的脚步,越是靠近刘丰,独属于刘丰身上的那种味道就越明显,是一种香水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很好闻。

  “抬起头来!”陈瑶心跳急促起来,刘丰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了,高大挺拔的身材逼近了她,让她的脸更红了,那种逼人的气势,却让她不能拒绝,只能抬起头对上了刘丰的目光。

  在陈瑶的注视中,刘丰缓缓的抬起手,眼看着就要摸到陈瑶的精致的脸蛋时,陈瑶瞬间反应过来,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老板,我……”陈瑶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怎么了?你的脸上沾了口红,我只是想帮你擦擦,若是觉得不方便的话,你自己擦吧!”陈瑶这才发现,刘丰的手里拿着一张纸巾。

  这个乌龙有些大了,陈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对,对不起,姐……老板,我……”刘丰挥挥手让陈瑶不要说,指着一边的镜子让陈瑶自己擦干净。

  站在镜子面前,陈瑶这才发现自己早上太着急了,口红没涂好。

  看到这一幕,陈瑶羞得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刘丰了,心里尴尬的不行。

  “怎么,你公公嫌你昨晚没有回去,怪罪你了?”刘丰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于是便没有再去提刚才的事情,有些关心的问了起来。

  “也没有,他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来问问情况。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毕竟是她跟薛大强之间的事情,不方便跟刘丰说,虽然刘丰是自己的姐夫。

  “没事就好,有什么事跟我说,毕竟我是你姐夫,我还以为给你带来麻烦呢,若是这样的话,我会愧疚的!”刘丰走到陈瑶的后面,逼隘的空间,陈瑶甚至能够感觉到刘丰身体的温度,虽然刘丰没有动,但她莫名的却有一种被刘丰拥入怀里的感觉,心跳都变得急促起来。

  看着陈瑶羞红的小脸,刘丰既没有出手,也没有(玉米地做爰全过程)离开,就这么对着镜子,看着陈瑶无所适从的样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我怕你会误会。

  ”刘丰突然开口,反而让陈瑶放松了不少。

  “老板您说吧,我听着呢。

  ”陈瑶红着脸将妆容整理好,这才敢对上刘丰的目光。

  “虽然你们公公和儿媳的关系,但你公公对你的态度似乎有些太严苛了一些,毕竟,你也要需要一些自由的空间,事无巨细的管着,也会让人厌倦的。

  ”刘丰的这番话让陈瑶也变得严肃起来,可不是这样,虽然她明明知道薛大强很是关心她,对她也不错,可每一次薛大强因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她争吵,她还是很生气。

  “或许过段时间他就会变好了吧,我公公最近在公司遇到一点事情,他看中的一个项目被他们老板交给了别人,所以这段时间他的心情不好。

  ”陈瑶明白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只是客观的将原因分析了一下。

  刘丰在花丛中浪迹这么多年了,自然明白陈瑶的心思,她是在维护自家公公,对于刘丰来说,一个需要老婆维护的男人,绝对不是什么成功的男人。

  现在问题已经被他提出来了,就应该适可而止,若是一味地让陈瑶对她公公产生反感的话,不仅不会达到目的,还会让陈瑶对他产生排斥。

  “什么项目,你能跟我详细说说吗?”刘丰突然转换话题,陈瑶也没有多想,毕竟是自己的姐夫,反正是自己家公公的公司,于是便直接说了出来。

  当刘丰得知薛大强看中的那个项目在外地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准备,若是薛大强拿下那个项目的话,意味着他不就要去外地出差了?那自己是不是跟陈瑶就有了更多的机会了?“哦,原来这样的啊,或许这件事情上我可以帮忙解决!”陈瑶吃惊地看向刘丰,不明白刘丰这话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样的,听你说起你公公的公司名称,我想起来他们公司的老板是我的一个朋友,若是我帮他说句话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

  ”“真的?”陈瑶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可很快,她又开始为难了。

  “可是,姐夫,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看着陈瑶有些纠结的神情,刘丰的心莫名的动了一下,伸出手在陈瑶的秀发上摸了一下,笑着说:“放心好了,这点小事,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说你公公真的有能力,就是是没有能力,我也会帮你的,我跟我那朋友关系还不错的。

  ”额头上传来的温度,以及被男人宠溺的感觉,让陈瑶心底一动,心跳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谢谢姐夫!”陈瑶红着脸看了一眼刘丰,羞涩的点了点头,那含羞待放的样子,更是让刘丰心动,当即给薛大强的老板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件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关系,人脉真是个好东西,这在以前,陈瑶是想都不想敢的,现在却被刘丰轻而易举的做到了,看到刘丰周身散发着一股成功人士独有的魅力,陈瑶莫名的就将他跟自己的死鬼老公相比,然后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死鬼老公不管是哪一点,都比不过刘丰……刘丰将陈瑶内心深处的纠结看在眼里,却没有点破。

  “姐夫,真是太谢谢您了,这样吧,我明天请您吃饭好吗?”陈瑶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太多,急忙红着脸暂停了那些想法,抬起头对上刘丰的目光。

  那晶莹的目光如同夜空中闪亮的星,精致的五官虽然被她擦去了妆容,可脸蛋依然红扑扑的,就好像诱人的苹果,让刘丰下意识的想要去咬一口。

  “吃饭就算了,要是你觉得过意不去,可以陪我一天吗?”刘丰的话刚说完,陈瑶的心跳就好像停止了,一动不动的看着刘丰,不明白刘丰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应该答应还是拒绝。

  “你不要误会,这不是你姐没在嘛?之前我跟你姐就已经订好计划了,一起出去玩儿,你若是觉得不方便就算了。

  ”

刚刚由于裤子的束缚,规模还有些局限,可现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种视觉冲击,让她恨不得和楚晨来一次。

  “王医生,是,是不是没得治了?”楚晨带着哭腔,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

  这演技,不得不服!王玥琪回过神来,赶紧摇摇头,有些语无伦次。

  “没,有的治,有的治,我这就帮你,你,你别乱动,知道吗?”楚晨乖巧的点点头,王玥琪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把握住……嘶!楚晨舒服得差点叫出声,而王玥琪也很震惊,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玩意儿。

  她动了几下,喉咙不停滚动,声音都沙哑了几分。

  “小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些麻麻的。

  ”楚晨道。

  “这是正常的,接下来,你按照嫂子说的做,知道吗?”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赶紧体验楚晨那处带来的快乐。

  “怎么做啊王医生?”楚晨一脸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从后面顶嫂子这儿,看到了吗?”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细心指导。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

  ”楚晨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玥琪满意的点点头,傻子就是傻子,很听话。

  她扭过身,双手趴在桌子上。

  娇声道:“小晨,来呀,往这儿顶。

  ”看着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来此深层次的交流,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决定继续装傻,以免被怀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处。

  “小晨,你往哪儿弄呢,错了错啦。

  ”王玥琪扭动着身体,想要让正确位置对准楚晨的宝贝。

  “王医生,没错啊,你说的就是这里啊。

  ”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个傻子呢,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现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但嘴上还是温柔的说道:“就是刚刚我给你指的那个地方,知道了吗?”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这儿!”听到这话,王玥琪会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举动,让她差点没气得吐血,只见楚晨对着她的后背狠狠一顶,嘴里还得意的笑着。

  “嘿嘿,现在对了吗,王医生。

  ”王玥琪实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帮助楚晨找到正确的位置。

  当她的小手触碰到楚晨时,楚晨浑身一个激灵,反应又强了几分。

  同时,王玥琪也非常震惊,被撞击到那个位置后,她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得不行。

  这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情不自禁发出了轻吟。

  “不要……”楚晨愣了一下,停下来,疑惑道:“王医生,我弄疼你了吗?不要什么啊?”“不要停,继续!”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这时候自然不会再装傻,双手紧紧握住王玥琪的小蛮腰,身体靠了上去。

  那种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穿过裤子,通过皮肤,慢慢袭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楚晨强有力的冲击感,让她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年少无知,觉得男人只要老实就行,现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满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

  ”王玥琪放肆的叫着。

  听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开王玥琪的裤子,然后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可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强行憋着。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这种感觉虽然刺激,但始终只是隔靴止痒,并不能满足王玥琪,她扭动着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与楚晨来一场负距离的接触。

  一开始她本来只是想过过干瘾,可越这样她越难受,脑海里充满了渴望,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鱼水之欢,再也顾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楚晨,眼色迷离。

  “小晨,嫂子给你进行下一步治疗。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缓缓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东西,她舔了舔红唇,小嘴微张。

  楚晨激动得心潮澎湃,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王玥琪这蹄子竟然会用嘴帮他。

  更重要的是,她还自称嫂子,这可是亲近的称呼。

  不得不说,王玥琪的活儿很好,三两下,就弄得楚晨醉生梦死,差点直接投降,不过好歹他能坚持,硬生生给憋住了。

  过了十几分钟,王玥琪累得够呛,擦了擦嘴角,低声问道:“小晨,你有没有种想尿尿的感觉。

  ”“没有,不尿尿,嫂子说不能随地尿尿。

  ”楚晨摇摇头。

  王玥琪大惊!还真是捡到宝了,这么久都没有要完事儿感觉,那要是真弄起来,还不得吧自己给弄死?她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体验一下,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吓得她慌忙的站起来。

  “糟了。

  ”王玥琪看了看傻头傻脑的楚晨,哄骗道:“小晨,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什么游戏啊?”楚晨道。

  “躲猫猫,你到里面去藏起来,嫂子来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跃的拍拍手,提起裤子往里屋走去。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个傻子,估计也会被骂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这儿死等着,万一被发现就完了。

  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药,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边怎么交代?想到这儿,他又转身往卫生所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学的语文老师,叫吴正德,三十多岁了,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也是小学的老师。

  “吴老师,你可是有媳妇的人,别动手动脚的。

  ”王玥琪皱着眉头,露出厌恶的表情。

  她本以为是有人来看病,没曾想居然是个醉鬼。

  这吴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尽皆知的,满足不了他媳妇,导致他媳妇脾气越来越暴躁,总是一言不合就骂他。

  这不,大早上就被骂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几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壮着胆子跑到了卫生所,想要调戏调戏漂亮的王玥琪。

  “那个死婆娘不是我媳妇,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妇。

  ”吴正德摇头晃脑的,伸手就朝王玥琪胸前抓过去。

  “啊,吴老师,请你自重!”王玥琪吓了一跳,双手死死捂住胸口,往后退一步。

  楚晨见状,赶紧跑过去,一把推开吴正德,傻里傻气道:“你走开,不许(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欺负王医生。

  ”吴正德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骂。

  “你个臭傻子,别多管闲事,滚开。

  ”说着,他就一脚踢在楚晨的肚子上,同时,楚晨也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剧烈的疼痛,让吴正德清醒了不少,他捂着鼻子,恶狠狠地瞪着楚晨,“你个小逼崽子,没爹没娘的贱种,你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吴老师,你住手,小晨还只是个孩子,你要是再乱来,我可就叫人了啊。

  ”王玥琪急忙上前挡在楚晨面前。

  吴正德攥住拳头,强忍住怒火,这事儿要是被自家媳妇知道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犹豫了一下,他恶狠狠地指了指楚晨,然后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开。

  不过他却不知道,身后正有一双宛如毒蛇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楚晨从来没有忘记,这个吴正德,每次心情不痛快的时候,都会拿自己当出气筒,那会儿自己傻,被他打骂,还跟着傻呵呵的笑。

  这些账,他一定要算回来!“小晨,你没事吧?”王玥琪关心的打量着楚晨。

  “没事,王医生。

  ”楚晨笑呵呵的说着。

  王玥琪好奇他怎么跑出来了,不过也没多问,只是牵着楚晨的手就往屋里走,毕竟,还有些事情得完成。

  关上门后,王玥琪摸了摸楚晨的肚子,柔声道:“痛吗?嫂子给你揉揉。

  ”“王医生,你给我吹吹吧。

  ”吹吹?听到这话,王玥琪下意识看到楚晨隆起的部位,俏脸瞬间变得羞红。

  下一秒,她撩起楚晨的衣服,对着肚子吹了口气儿,热乎乎的气打在皮肤上,让楚晨感觉酥酥痒痒的。

  看着王玥琪嘟起来的小嘴,他立马有了反应。

  “呀!”王玥琪眨巴着大眼睛,“小晨,你这病又犯了。

  ”“王医生,那你赶紧救我啊。

  ”楚晨满脸害怕。

  “刚刚还没治疗完,嫂子继续帮你,把裤子脱了先。

  ”本来王玥琪还想着怎么才能继续和楚晨做那事儿,没想到这家伙那么敏感,只是对着肚子吹了口气儿,反应就这么强烈了。

  到底是年轻气盛啊!楚晨麻利的脱掉裤子,站在王玥琪面前。

  王玥琪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小腹处的邪火越来越烈,她先是伸手把玩了一下,然后让楚晨坐在椅子上。

  “小晨,你先坐下。

  ”楚晨坐下后,王玥琪脱掉白大褂,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衣和牛仔短裙。

  王玥琪撩了撩裙子,坐在楚晨大腿上,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小晨,揉我。

  ”楚晨怔了一下,“揉哪儿啊?”他是真没反应过来,一时间有些懵逼。

  “揉这儿。

  ”王玥琪挺了挺胸前的两片雪白。

  投过衬衣口子,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看到这着,楚晨喉咙滚动一下,口干舌燥道:“王医生,你这儿怎么有两个大雪梨啊?”雪梨?王玥琪噗嗤一笑,“你个傻瓜,这不是雪梨,这是……”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201.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758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439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951.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2229.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23.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1797.html

https://www.free-silicone-wristbands.com/twe.aspx?6433.html